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穿越小说> 仙酿师> 第一百零八章 凶手

第一百零八章 凶手

    “我听巧巧你曾过,在琉空遗迹里那个杀了点星宗九十九人的杀人凶手你见过”此时一个看起来垂垂老矣甚至连话都不太清楚不怎么有精神的老太太ā

    桑红衣点了点头。

    “他带了一张面具身着黑衣”老者又问。

    桑红衣依旧点头。

    “你看一看,是不是这个人。”老者用眼神示意羽巧巧,随即羽巧巧递过来一张纸,上面简单的画着一个人。

    这张画不过寥寥数笔,但却把这个人的特点全都勾勒了出来。因为不用去画这个人的脸和神态,只忠实的将他脸上带着的面具还原出来便行。

    桑红衣仔细的看着,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这纸上的人物,跟她在琉空遗迹出口前看到的那个戴面具的杀人凶手几乎一模一样。

    黑色的衣服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样来,白色的面具戴在脸上透着一种诡异的神秘感。

    并且,这张画上的人,露出了手指,画画的人特意的在他的手背上点上了一颗痣。

    与叶先晨描述中的凶手不谋而合。

    若这不是一个人,她实在是无法相信。

    “这张画里的人,和我见到的应该是同一个人。当然,也只是面具和衣着相同,至于面具下的那张脸,我未曾见过,也不敢断言。”桑红衣谨慎道。除非让她看到本人,否则她不敢这是否是同一个人。

    而如果是这个人站在她面前,她就一定能认出来,因为她能看透他气海内的锁龙链。

    锁龙链这种宝贝,天下间只此一条,不会有重复的另一条出现。这就是凶手真身的绝对证据。

    “那么杀人的手段呢”老者又问。

    桑红衣仔细的观察了每个人的死状,最后却摇摇头道:“手段温和的多了,比起点星宗的人的死状,这里的所有人死的都算没有痛苦。”

    “哦可否仔细”老者皱了眉头。

    桑红衣点头,回忆起点星宗那些门人的尸首惨状道:“我见到的点星宗门人,死状都十分凄惨,可以,难以保留全尸。他们浑身的血液都被放干,身体干瘪,且尸身上有着大大无数的伤口,据叶先晨所言,此凶手最擅长虐杀他人,他也曾抓住点星宗的弟来威胁逃跑的叶先晨停下。还有有一些尸体被拦腰斩断,同样是被放干了血,但是身首分家,连拼凑起来都有些费力。”

    “这里的几具尸体,看得出来,刚刚死去不久。如果众位怀疑他们的死和琉空遗迹中的那个凶手是同一人所为,就尸体的完整度,和他们死亡时的状态,一点也不像。”桑红衣继续道:“不过,你们既然给我看了那幅画,就代表应该是有证据证明画中的人可能就是杀害他们的凶手,不过,单从手段上来判断,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多变,令人捉摸不透。”

    “我们确实有证据证明,这个人就是杀害他们的凶手。”此时羽巧巧道:“羽媚娘,之前你也见过,你们一开始虽有些误会,但我已知晓经过,此事便揭过吧。羽媚娘在离开琉空遗迹后便直接回了东皇域,这些天本一直在闭关,也就是昨日刚刚出关,但立刻便遭到了截杀。”

    “只是,凶手可能并没有想到,媚娘她拥有一种能力,能够迅速的利用妖力将所见到的东西印刻在纸上,所以在临死前,媚娘留下了这一幅画。”羽巧巧继续道:“之前,我们羽孔雀一族也发生过几起族人被杀的案件,我也曾亲自坐镇,亲眼见过此人,只是却让他跑了,还不慎下被他下了毒,险些酿成大祸。在琉空遗迹开放的这些日,这个凶手突然销声匿迹,就在族内的长老们以为此人已经离去不会再回来滥杀无辜的时候,大约在十几天前,这个人又出现了,他一出现,族内就死了好几个前途不可限量的族人,这一次在我回来之前,他又动手了,眼前这些,就是受害者。”

    桑红衣看了眼羽媚娘的尸体,前些日还见过活生生意气风发的她,被人叫着羽姐,看起来就是那群人的大姐头,现在却已经闭上了眼再也不会醒来了。

    “你们的意思是,这个凶手现在就在东皇域甚至可能就在羽孔雀一族的地界之上”桑红衣眸动了动。

    “他昨日刚杀了人,离开的可能性不大。且我们也查过其他几族,除了我们羽孔雀一族之外,其他妖族并未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一开始,我们怀疑是否是有族人得罪了此人,可是他来的不声不响,杀人也是一气呵成,多为伏击,杀完就遁走,很难抓住他。”此时另一个精神奕奕的老爷爷道。

    “如果他的行凶行为从很早就开始了,且一直杀的都是羽孔雀一族的族人,那么就代表他应该在东皇域,在羽孔雀一族的地界待了很久,否则不可能如此轻松的知道这些人的行进路线,雷厉风行的杀人,又轻松遁走。”桑红衣紧皱着眉,不明白这个人专逮着羽孔雀一族的人杀究竟是为什么。起来这个人一直以来的杀人动机和目标都很成迷。

    他杀了点星宗九十九人,却没有对叶先晨赶尽杀绝。他杀了万仙盟十几人,却刻意只吊在后头迫使着萧秋水她们逃命却不下杀手。他明明虐杀了那么多人,最后在琉空遗迹的入口前却什么‘今天杀的人够了’,随即没有伤害双玄宗的任何一个人而转身离开。

    他的想法捉摸不透,杀人的手段又不相同。包括他杀人的目的,也仿佛置身于迷雾之中,朦朦胧胧。

    “我们甚至怀疑,这个人可能就是妖族之人,甚至可能这个人对我们羽孔雀一族十分了解。”羽巧巧突然道。

    “你们已有了怀疑的对象”桑红衣抬了抬眼,问道。

    “我们怀疑,是风龙一族的人做的。”羽巧巧面现愤恨。起来,羽孔雀一族和风龙一族的仇恨从远古时候就有,虽然远古妖族已经不复存在,可到了他们这一代,依旧能够从传承之中继承下这份解不开的仇恨,足以见得,当初两族几乎是势成水火,否则仇恨不会延续亿万年也无法化解。

    “不可能。”桑红衣却斩钉截铁的否认道。

    “你如何能肯定”之前死气沉沉的老太太阴沉着问道。

    “如果杀害你们羽孔雀一族族人的确实和我在琉空遗迹见到的杀人魔是同一人,那么他就绝不可能是风龙一族的人。”桑红衣却很肯定自己的话道:“首先那个人绝不是妖族,他是人族之人。这一点,我有自己的手段能看透对方的种族,不会有错。其次,他不可能是风龙一族的人,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是风龙一族的人做的,这一点我同样很有兴趣知道原因。”

    “为什么他不能是风龙一族的人哪怕他是人类,也可能是风龙一族找来的杀手,与我羽孔雀一族有着难以化解的仇怨的,除了风龙一族之外,我们再也想不出其他了。”老太太不同意桑红衣的武断。

    “因为他体内,有一条锁龙链。”桑红衣神色一凝,道。

    “你什么”众人大惊。锁龙链,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十六阶梯

    虽然他们未曾见过锁龙链的真身,可是对于远古时期的一些大事,他们的传承记忆中也是存在的。

    风龙一族与羽孔雀一族从远古时期就是四大王族之一。

    风龙一族所的并非是某一种龙族,而是龙族的统称。因为他们曾在风间海域落脚,所以被万族称为风龙一族。

    而锁龙链,乃是龙族的禁器,这一点,与龙族不对付的羽孔雀一族当然要弄清楚事情的缘由。

    所以,当初龙族是如何作死将自己人逼反,最后差点全族覆灭在这个族人的手中的事,他们的传承记忆里都有。

    锁龙链,听名字就知道,这个法宝,根本就是针对龙族而出。它锁龙、囚龙、杀龙,它的手上沾满了龙族的血。

    这样的东西,龙族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族人来炼化它

    桑红衣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将锁龙链的事情出去,毕竟万物之书曾给过一些模棱两可的提示,这锁龙链与她因果纠缠,要她得到它。但现阶段,得到锁龙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只是杀死凶手,强行夺走锁龙链或许也不算太难,只要筹谋一番就可以了。但是,这个人能够自如的控制锁龙链,这个细节就是她绝对不能忽略的关键所在。

    即便穿越了层层阶梯,锁龙链已经不如曾经在三十三阶梯对抗龙族时那么耀眼了,可它毕竟曾是神器,有着神器的骄傲。

    锁龙链,因龙族而威名赫赫,即便损毁了,它对龙族的恨是伴随着主人的遭遇而铭刻在器魂之内的。

    它的主人不在了,它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但它的思想,它的目的不会改变。他不会效忠与龙族交好的人物。

    所以,这个人是风龙一族的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除非锁龙链的器魂已经完全销毁,但若是如此,锁龙链就等于是毁了,也不会再发挥任何的效用。

    但很显然,那一日,她在琉空遗迹见到的那个人,明明有着侍神境巅峰的修为,却能伪装成仙君境,如果不是锁龙链锁住了他的气海修为,根本不可能瞒得过琉空遗迹里禁制的眼睛。

    琉空遗迹也是个神奇的东西。从桑渺的信中桑红衣得知,这个遗迹并不是十七阶梯的东西,它也是凭空出现的,能够撕裂虚空遁走,绝不是凡物。

    这样的东西也无法察觉,锁龙链的很多功能必定还保存着。

    既然锁龙链在帮这个人隐瞒修为,能为此人所操控,就代表,这个人绝不会是龙族的人,甚至可能对龙族还有着什么仇恨也不定。

    “你确定,他的体内有一条锁龙链”羽孔雀一族的这些老祖顿时不淡定了。

    因为桑红衣如果的是实情,就代表他们之前的猜测要全部被推翻。最重要的是,这种让他们一头冷汗的决定细细思量起来惊恐至极。

    如果,他们因为想要帮族人报仇而对风龙一族的人出手了,会发生些什么

    此时正值各族老祖飞升的大事,即便与风龙一族不对付,他们也都尽量忍耐下来了,不仅是他们,风龙一族也是,都在尽力克制自己。

    但是,他们羽孔雀一族的族人却连接惨死,怀疑对象是风龙一族,有仇是不是要报仇有怨,是不是要结怨忍无可忍下,他们也杀几个风龙一族的人,会不会引起两族大战

    他们怀疑风龙一族的人是凶手,是因为他们与风龙一族一直都有仇,一旦发现什么危害族群的大事,第一个想到的嫌疑人就是风龙一族。

    但也正是这种思想,会不会就是那个凶手或者什么有心人刻意引导所致

    某个人或势力,想要借着他们羽孔雀一族跟风龙一族开战,然后渔翁得利

    这种被人牵着鼻走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最让他们惊讶的还是锁龙链的出现。

    这个曾经搅动了龙族风云,甚至给妖族的造成了极大的轰动事件的法宝,竟然出现在了十六阶梯。

    这究竟是福是祸他们实在是看不清楚。

    “我确定。”桑红衣神色淡然。即便她已经察觉到似乎有人想要利用羽孔雀一族,去打击风龙一族。

    “那日,和羽媚娘一同回来的那些人都还活着吗”桑红衣此刻却突然问道。

    羽巧巧摇了摇头道:“都死了。”

    “那,羽媚娘这个能够将所见之物利用妖力刻在纸上的能力,你们羽孔雀一族是不是人人皆知”

    “这不是什么秘密。”羽巧巧点头。

    “那么,妖族其他种族也知道吗”桑红衣又问。

    “许多人都知道。”羽巧巧道:“媚娘在羽孔雀一族乃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羽孔雀一族又是王族,所以追求媚娘的人也不少。媚娘的能力极强,所以也是各族争相联姻的人选,她的能力,在妖族不算是什么大的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一二。”

    “那为何这杀人者却不知”桑红衣却摇摇头道:“如果他是妖族之人,又想要隐藏行踪身份,他为何不避讳羽媚娘的这个能力”

    “要么他不知,要么他不屑。”桑红衣沉声道:“他可能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羽媚娘有着这样的能力,所以不为所动乃是正常的。再或者,他很清楚羽媚娘的这种能力,而这张羽媚娘死前传递的信息,他的样貌,恰恰是他想让你们知道的。”

    g

    . . 首 发更q新更快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