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穿越小说> 山村小神棍> 第95章 滚烫的冰棍儿

第95章 滚烫的冰棍儿

    张翠花竟然停顿下来,这是个逃走的机会!

    牛昊一边缓慢移动身,一边道:“不不不,张婶,也不是你的这意思!”

    当然,牛昊总不能,劳资还是童功呢,劳资要修炼功法呢,师父玄奇真人可是再三叮嘱,被别人高过的女人,自己是不能碰的。

    牛昊不这么,可他也不能不是害怕寡妇门前是非多的嫌疑啊?

    牛昊要是顺着就好了。

    那张翠花就笑了:“既然昊你不是这个意思,那我明白了,到底你还是觉得我就是你婶婶对吧?”

    牛昊点了点头:“张婶,从到大,你都是我婶婶呢!”

    “我去,你就是个捡来的孩,就连你牛老头也是外村人,咱们根本就啥血缘关系,平时那么叫,也不过是个辈分的问题,傻,这个不是问题,来吧,婶婶真的很想!”张翠花完,再一次朝着牛昊靠近。

    “这......”牛昊开始快速移动身。

    实话,张翠花的这一举动,真的是出乎预料。

    还有,牛昊想要逃脱,还不是容易的事儿?

    牛昊现在已经突破筑基,进入了炼精化气吐纳阶,想要直接撞破墙壁直接逃走都可以。

    但是,牛昊可不想那么做。

    今儿个来张翠花这儿,主要还是求她为自己做媒婆的。

    张翠花这个媒婆的身份还没进入状态呢,事儿还没开始办呢,牛昊能果断离开?

    然而,牛昊更清楚的知道,自己也不能因为要张翠花给他做事儿,所以就和他苟合吧?

    自己是童功当然是一个原因。

    最主要的原因,牛昊可没忘掉自己的重要任务。

    师父玄奇真人不止一次告诫过自己,想要找到自己的亲身父母,就必须让自己达到更高的修为。而作为正在走炼养派修炼大道的他,肯定是不能和张翠花之流同流合污而破了元气。

    平心而论,张翠花是真的漂亮。

    将入不是有这么多顾虑,牛昊觉得,此时此刻,自己不上,就特么的是个王八蛋。

    “昊,你过了,婶婶很漂亮的!”

    “昊,你还了,婶婶还年轻!”

    “昊,你还在犹豫什么?是因为你没有搞过那事儿么?”

    “昊,我要......”

    张翠花连珠炮一般发出了一阵阵发嗲的撒娇声。

    这就让牛昊更加迈不动腿了。

    其实血气方刚的牛昊正在犹豫。

    此时此刻,牛昊真想扭动自己的大拇指,直接呼唤出玄奇真人,然后问问他,就干这一炮,如何?

    但牛昊到底没有这么做。

    当张翠花又开始撸开她的贴身t恤之后,那一片雪白裸露出来之际,牛昊果断地决定:劳资不管了,逃吧!

    牛昊直接转身,撒腿就跑。

    就牛昊现在所处的位置,其实已经在张翠花家房屋的最后面了。

    想要从这个位置顺利逃脱,必须要奔跑好长的一段距离。

    但前面有一个熊熊燃烧的煤炉,挡住了去路。

    还有另一条路,那就是靠右边墙壁的那一间床。

    对,牛昊只需要来个空翻,把床当成弹跳版,瞬间越过去,就能顺利逃脱了。

    千钧一发之际,牛昊就朝着床铺一跃而起。

    牛昊这个动作,其实就是个鱼跃前滚翻的起跳动作。

    牛昊心里有数,只要自己的双臂一接触到床铺,整个人就能借力翻过去。

    这对于牛昊来,显然就是儿科。

    但偏偏还是出现了意外。

    牛昊的双臂的确是已经接触到了床铺了。

    空中的下半身,也开始准备翻腾了。

    但张翠花的动作似乎更快,她也一跃而起,直接就抱着牛昊的双脚,整个人也是压上了床铺。

    牛昊就这么被扑倒了。

    “咯咯咯,昊,还是你想的周到,床上真好,刚才我还迫不及待就想在地上和你做!”张翠花硬生生拽着牛昊的裤腿,道。

    “不------”牛昊歇斯底里地挣扎着。

    “嗖------”挣扎的牛昊陡然停止了挣扎,因为他发现,自己身刚一挪动,从腰部往下就是一阵冰凉。

    牛昊火大了,特么的今儿个咋就穿了这条松紧带儿的运动裤了?

    额,这特么的都是之前捣鼓新家的结果!

    问题是现在追究是啥问题已经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牛昊的裤已经被拉扯下来了,这可咋办?

    “哇,昊,你真大!”张翠花两眼已经喷火,身快速往上挪动了一下,手一拽,牛昊那唯一遮羞的内内也被拽下去了。

    “啊?张婶......”牛昊想要伸手去拽内内,已经来不及。

    牛昊就抓住了张翠花的头发。

    头发?

    对,牛昊抓住的就是张翠花的头发。

    因为,现在的张翠花,已经扑在了牛昊的胯下。

    张翠花一手抓着牛昊,嘴巴就贪婪地凑上去"yun xi"起来!

    马勒戈壁的,这是吸冰棍儿了!

    有些不一样的是,这冰棍儿却是滚烫而坚挺的。

    一下就被含住了牛昊,从未经人事的牛昊,岂能不知道这是咋回事?

    一阵阵的温热席卷过来,牛昊真想翻白眼,将积压十六个春秋的洪荒之力喷出来!

    但牛昊没能那么做!

    麻痹的,劳资一定得忍!

    牛昊就迅速扭动身,也不管一脚踢中了张翠花的哪个位置,反正,随着张翠花扑通一声掉在床下的声音,牛昊早就一个床上鲤鱼打挺站起来,并快速地将内内和裤头都给拉了起来。

    下一秒,牛昊早就大鸟一般扑向了房门。

    很显然,张翠花要想追上牛昊,机会根本就是零!

    张翠花岂能没预料到这一点?

    但张翠花终于没有再次追过去,其实是有原因的。

    从床上跌下来,张翠花不但肩膀上挨了一脚,掉地上的时候,貌似脚踝也给崴了。

    一抬头,牛昊已经身在门边,张翠花只能可怜兮兮地喊道:“昊,救我......”

    救......救她?

    已经拉开房门的牛昊,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回头看了看地上的张翠花。

    张翠花苦着脸:“昊,你不搞就算了,干嘛这么狠?我肩胛骨剧痛,脚踝也不能再动弹,可能两个关节都出问题了!”

    这话的时候,张翠花的额头正在冒着汗珠。

    要表情能装出来,但额头上冒出黄豆大的汗珠,谁特么有本事也装不出来吧?

    牛昊将拉开的房门再次关上,回头关切地问道:“张婶,你你......你受伤了?”

    , !

    *8* *+? WW  w.g  ZBP i. 手8打更8新更d快s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