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玄幻小说> 三月婚情,只要宝宝不要爹> 178.v178.你去找他吧,只要他还没有结婚,那你就嫁给他

178.v178.你去找他吧,只要他还没有结婚,那你就嫁给他

    A ,最快更新三月婚情,只要宝宝不要爹最新章节!

    原来,除了爸爸的死,顾御的“死”也是妈妈的心结。

    秦绵到在才知道,原来在妈妈的心里,她一直以为顾御已经死了。尽管她一直说顾御的“死”与她无关,她并不想害他,可到底顾御的车祸,和她脱不了干系。

    想来,她一直觉得爸爸和顾御都是她间接害死的吧,也难怪她会奔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妈,你没有害死顾御,他好好的,你看,他就站在你的面前,完好无损。”只除了腿。顾御的腿可以正常走路,但做不了剧烈运动,像跑步什么的,都不行。

    夏晴抓着秦绵的手臂,有些恍惚的问:“他真的没有死?他真的不是鬼吗?蠹”

    “嗯嗯,他好好的,你不要再自责了。”秦绵猛点头。

    夏晴看着秦绵,忽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呜呜呜......”她哭得撕心裂肺,仿佛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她的身体重重的瘫软在地上,连秦绵都没能扶住她髹。

    “呜呜呜......”她没有说半句话,哭得肝肠寸断,眼泪瞬间布满她整张脸。秦绵蹲下来,抱着她一起哭,“妈,你别这样,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呜......”

    “绵绵,我的女儿——”夏晴只说了这一句话,便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秦绵慌了手脚,呆呆的看着母亲,是顾御当即机立断,弯腰将夏晴抱了起来,“我先抱她进屋,你马上通知家庭医生过来。”

    秦绵擦了擦眼泪,“好!”

    *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遍,说夏晴并没有大碍,只是受到很大的刺激,情绪太过激动,所以晕倒了,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秦绵谢过医生之后,便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间,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守着妈妈,等妈妈醒过来。

    她坐在母亲的床前,看着母亲苍老的容颜,内心是无法言喻的酸楚,短短三年的时间,母亲仿佛苍老了十岁,她原本就是个大美人,容貌保持的比她本身的年龄还要年轻,而现在,她发丝斑白,满面皱纹,看起来比她的实际年龄还要苍老几岁。

    因为当年生病服药的副作用,母亲的身材一直有些丰腴,而现在,秦绵握着母亲的手,看着她的手指纤细的只剩下皮囊和骨头,她的心疼痛不已。

    说到底母亲也是个可怜的人,当年和父亲的误会,导致她对男人失去信任,尤其是富家子弟那类的男人,所以,她才会以性命相要挟,不许秦绵和顾御在一起,她的初心是为了秦绵好,只是,她不知道,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知道真相之后的她,后悔、自责,内疚,过不去心里的那道槛,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秦绵握着母亲的手,将母亲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她只希望母亲受了这么大的刺激之后,病情不要恶化了。

    “绵绵。”顾御在外面敲门。

    “顾御,你别进来,别再让我妈妈看到你了。”秦绵有些痛苦的说。她太怕母亲再受刺激,这样下去的话,她会再次一心求死。

    顾御在外面说:“好,我不进去,你出来吃些东西吧,我和孩子们已经吃过午饭了。”

    过了一会儿了,秦绵打开门出来,顾御忙问:“阿姨怎么样了?”

    秦绵摇了摇头,“不知道,还没有醒。”她挽着顾御的手腕,跟着他一同下楼。她能看得出来,顾御的眼神里有浓浓的自责。母亲虽然是被顾御刺激到,但是,责任不在顾御,她不会随便迁怒顾御的。

    顾御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绵绵,或许,我对于阿姨的病情能起到积极的作用。”

    秦绵抬头,疑惑的看着他。

    顾御说:“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我已经‘死’了,所以,只要让她明白,我没有死,或许,她的病能好起来。”

    秦绵犹豫的说:“可是,你也看到了,她以为你是鬼呢,她怕你。”

    顾御说:“刚刚阿姨在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似乎已经明白我不是鬼而是人。”

    秦绵叹了口气说:“看看吧,一切都得等我妈妈醒过来之后说。”

    *

    秦绵到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填肚子之后,又赶忙回到母亲的房里。

    孩子们都午睡了,顾御陪着爷爷下棋,她不必担心他们,倒也能安心的守在母亲的身边。

    她看到母亲的床头柜上有一本相册,便拿过来翻看,翻着翻着,眼眶红了。

    相册里都是她小时候的照片,很小很小的时候,大概和萱萱差不多大,又似乎比萱萱大一点,反正那时候她应该还没有记事。

    她小时候还真是爱哭呢,几乎每一张照片她都在哭。她想,她这么爱哭,母亲一定被她气惨了。

    她忽然想起了小时候的很多事情,她想起了她与母亲相依为命的点点滴滴,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眼眶。

    她看着病床上的母亲,心里在真诚的祈祷,她不奢望母亲的病能好,只希望不要再继续恶化下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秦绵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抚摸着自己的脑袋,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慢慢的抬起了沉重的头,原来,她竟趴在母亲的床边睡着了。

    她睁眼,对上了母亲黝黑的眼睛,瞳孔瞬间放大。

    “妈,你醒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秦绵急忙站起来问。

    夏晴盯着她看,眼眶泛红,一言不发。

    她的样子叫秦绵格外的紧张,她考虑着要不要叫医生过来,却听母亲说:“绵绵,你告诉妈妈,妈妈是不是在做梦?”

    秦绵惊喜,忙否认:“不是的,你当然不是在做梦。”

    夏晴似乎并不相信她,喃喃低语了一句,“我做梦了,梦见顾御没有死......梦见你们好好的在一起。”

    “妈!”秦绵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难道顾御的理论应验了,母亲的病有所好转?

    夏晴忽然大声哭了起来,“绵绵,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拆散了你和顾御,你本来可以和他幸福的在一起,你和他,还有你们的孩子。”

    听到母亲这么说,秦绵惶恐至极,母亲这到底是好转还是要恶化?

    “妈,顾御他——”

    夏晴打断秦绵,“我知道,他受伤很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失忆了,他忘了你。都是妈妈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妈妈,他也不会忘了你。”

    秦绵傻呆呆的看着母亲,母亲到底想起了什么,她现在的记忆截止在哪一个阶段,截止在她回小山村告诉母亲顾御失忆的那时候吗?

    秦绵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母亲又接着说:“绵绵,妈妈已经知道错了,妈妈一只不希望妈妈的悲剧在你身上重演,可妈妈还是让悲剧重演了,就像当年你爷爷拆散我和你爸爸一样,妈妈硬生生的拆散了你和顾御,对不起,绵绵。是妈妈错了,妈妈知道错了。”

    夏晴说完,竟然在床上朝秦绵跪了下来,秦绵哪里敢受母亲这么大的礼,赶紧爬上床和母亲一起跪着。

    母亲一直在哭,她也在哭,只不过,母亲是忏悔的眼泪,而她是欣喜的眼泪。

    母亲所说的话逻辑清楚,条理分明,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失心疯的人会说的话。她感到十分的高兴,母亲的病好了,她的病总算好了!

    秦绵扑进母亲怀里,在母亲的怀里哇哇大哭,搞得夏晴手足无措了起来。

    “妈妈,你别再自责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和顾御很好,真的,我和他又结婚了。”

    夏晴身子一僵,有些震惊的推开秦绵,“你说的是真的吗?”

    秦绵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发自内心的笑道:“妈,我说的是真的,绝对不骗你。”

    “真的?绵绵,你不要为了安慰妈妈而撒这样的谎。妈妈再也不会阻止你跟顾御在一起了。你去找他吧,只要他还没有结婚,那你就嫁给他!”

    夏晴的话才刚说完,门板撞到了墙壁,发出了碰撞的声音。

    秦绵和夏晴几乎同时抬头望过去,秦绵眉头微皱,原来是顾御急切的推门进来了。

    夏晴眼睛睁大,显得十分吃惊,“顾......顾......顾御......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御缓缓的走了进来,颀长而高大的身躯在夏晴母女面前站定。

    “阿姨,你好,我是活人顾御。”

    ---题外话---1更到,2更依然12点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