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穿越小说> 康乾御警> 第九十一章 自杀的嫌疑人

第九十一章 自杀的嫌疑人

    运河县城北郊乱葬岗,十几名捕快正在清理坟地里的杂草,在乱葬岗南边的位置,长着一颗有些年头的歪脖子树,此刻,歪脖子树的树枝上吊着一具尸体。

    刘华看着周围一个个散落无序的坟墓,不禁从心中暗暗吐槽:“我嚓,这个张军选什么地方自杀不好,为什么偏偏选在这鬼地方自杀?难道是相中了这里的风水?”

    佟震和黄天啸从外围勘察现场,想要找出一些蛛丝马迹,而刘华则紧紧盯着树上挂着的那具尸体,尸体距离地面约二十多厘米,在地面上散落着四五块青砖。

    这些青砖都是周围坟头上压黄纸用的,看情形是死者在自杀前从别的坟头上搬来的,刘华将青砖摞起来检测了一下,看到青砖正巧能够垫在死者的脚下。

    死者因为在树上吊了一天,所以尸体的脖子已经被勒断了,此刻,死者的两个眼球快要瞪出眼眶之外了,而死者的嘴巴也已经张开了,口腔里的舌头,因为咽喉被勒的缘故,所以整个舌头全都伸出了口外,耷拉在嘴巴外边,样子十分恐怖。

    打量着眼前的尸体,刘华发现了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死者身上穿的衣服有些反常,死者此时穿的并不是捕快服,而是一件锦缎绣云纹理服。

    据之前运河县令张望古所说,死者昨天早上曾经去找他汇报过案件,汇报完案件,死者又派人去知府衙门,将无头女尸的案件上报给了佟震。

    既然死者那时候去县衙里办差,那就说明他身上穿的是捕快服,可是当死者离开县衙后,为什么没有去命案现场等候佟震的到来?却换了一身新衣服,然后跑到这乱葬岗里上吊自杀呢?

    刘华怀揣着疑问,将张军的尸体从树上解下来,找到一块干净的地面,将尸体放在地面上,然后开始了现场验尸。

    刘华先查验了死者的口腔,并未发现中毒的痕迹,将死者的头发仔细梳理了一遍后,也没有发现头部有隐藏的伤口,根据观察,死者面部呈青紫色,眼角出血、嘴唇深紫、鼻部扩张明显,喉咙鼓涨,特征属于窒息而死。

    将尸体的衣服解开后,刘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物品,而尸体上除了脖颈处的勒痕之外,也没有其它外伤,刘华仔细检查了死者的手指甲。

    发现指甲缝隙里面,除了一些麻绳碎末之外,并没有其它的物品,而死者指甲缝里的麻绳碎末,跟死者上吊用的麻绳材料一致,看样子,死者的确系自杀身亡。

    正当刘华在进一步对尸体进行检验的时候,佟震和黄天啸来到了他身旁:“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

    听到询问声之后,刘华看了看黄天啸,又看了看佟震,然后叹息着摇了摇头:“张军死亡的时间,是昨天上午,那时候,咱们应该正在古坡村查验那具无头女尸。

    尸体上面没有什么异常,现场很符合自杀的特征,没有外力介入的痕迹,虽然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我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先让弟兄们把张军的尸体运回县衙,毕竟他是张县令的侄子,回头让张县令处理张军的尸首吧,看看是寄存到义庄还是运回张军老家?”

    吩咐完之后,刘华便朝四周打量了一番,正在这时,黄天啸对他和佟震说道:“刚刚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从这里往西走上三四里地,正好有一条河流,而河流的下方便是古坡村。”

    听到此言后,刘华和佟震全都心中一动,佟震看着周围的环境,然后急忙吩咐道:“将此地仔细勘察一边,看看有没有什么疑点?

    如果这两是凶手抛尸的现场,我想那具无头女尸的头颅一定藏在这个地方,让弟兄们认真查找一番,看看附近的土壤有没有翻动过的痕迹?”

    黄天啸听到刘华和佟震的命令后,便将现场的捕快分作两拨,一拨负责运送张军的尸体回县衙,而剩下的人则跟他一起从现场查找疑点。

    一直勘察到中午时分,众人也没有发现那具女尸的头颅,在这其间,刘华将死者脚下的几块青砖摞了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双眼看着张军的尸体,脑中则在不停的分析死者死因。

    因为搜寻无果,所以那些捕快们便渐渐泄气了,大家都不像开始时那么认真了,慢慢的,众人在搜寻的时候竟然聊起了天,这些人天南海北的胡侃乱聊。

    他们从自己的英雄事迹聊到了未来理想,从风尘女子聊到了红颜知己,从赌场茶楼聊到了三教九流,从现在的这个案件聊到了以前类似的案件,从捕快油水聊到了周围几个县区内的治安环境。

    尤其是最后的这个话题,令这些捕快们全都来劲了,这个说他知道周围县区内捕快们的油水是多少,那个便说其它县区内发生了某某疑难案件,另一个也不甘示弱,告诉大家某县的捕头要出缺了,让有希望的捕快,赶紧活动活动。

    听到这些捕快们的聊天内容后,黄天啸心中一动,他招呼了佟震一声,然后来到刘华面前:“副总捕头,刚刚我听到弟兄们的聊天内容后,忽然受到了一点启发。

    虽然户籍房中那本登记册被人撕掉了一页,使咱们无法得知死者的真正身份,但是既然咱们确定了死者是一名尼姑,那咱们为何不从本县境内的尼姑身上查找线索呢?

    俗话说的好,龙有龙道,虎有虎路,我相信那些尼姑们肯定有自己的一个交际圈,就像咱们这些捕快有自己的圈子一样,咱们只要找到那些尼姑,跟她们打听有没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尼姑驻足在本县境内,我想一定会有收获的。”

    “有道理,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说完这句,刘华意味深长的说道:“或许,我还得去一趟户籍房,刚刚听到弟兄们议论以前的那些案件时,我也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之前因为李牧掌管户籍房,所以我曾问过他,知不知道本县境内有没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尼姑?可他说他负责户籍房才两年左右,只知道两年以内的,对于两年以外的并不知情。

    正如你所说,龙有龙道,虎有虎路,咱们的弟兄们,对某些陈年案件也没有经历过,但是因为工作业务的原因,事后,弟兄们对一些陈年旧案,依旧有所耳闻。

    李牧管理户籍房已经有两年之久了,就算他对两年之前的那些事情不熟悉,但是对于一些敏感档案,他肯定知道一些内情,决不可能一无所知。

    在介绍外来僧人、尼姑、道士、之类的宗教人员时,李牧对这方面的业务可谓是相当熟悉,既然他对这方面的业务如此熟悉,为什么在介绍那本记载外来尼姑的登记册时,他却自称只知道两年以内的信息呢?

    因为担心外来的僧人、尼姑、道士、中间有天地会的人,所以那本登记册上面记录的信息,属于重点人口信息。

    如果李牧管理了两年的户籍房,连辖区内有多少重点人员都不清楚,那他早就被免职回家了,又岂能干到现在?看来之前他在对咱们撒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