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第二十五章 必须活着

第二十五章 必须活着

    A ,最快更新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最新章节!

    她死过,真真切切地体会过死亡的滋味。

    所以她更加珍惜如今活着的机会。

    她得好好地活这一世,才能对的起北北。

    北北啊……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如花般美丽的少年,岳西的心酸痛不已。

    “再加一勺!”一想到北北,岳西发了狠,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是吗!宫里好不容易吃上顿饱饭,娘娘您怎么能说不饿呢。”霞染眉开眼笑地又给那只碗里加了两勺,双手捧着放到了膳房里唯一的一张桌子上:“主子,您坐这儿吃!”

    “好。”岳西笑着端详了一番云画和霞染,心道:这两个女子心地倒是很好,会处处护着我。

    “都赶紧用……膳吧。”就一碗粥,还用膳?这话说得岳西自己都觉得寒碜。她先小心地试了试屁股底下的椅子,感到安全后在四平八稳地坐了下去。

    行宫太大,她只在听涛殿和静中圆看了看,除了看出这里的房屋年久失修入眼的几件家具大多也是破破烂烂。

    方才在听涛殿里的椅子便散了架,因此岳西不得不加了小心。

    皇后娘娘发了话,众人不再拘着,一时间膳房里吸溜吸溜喝粥的声音此起彼伏,颇为壮观。

    岳西捧着粥碗,已经相了半天面,就是不想张嘴。

    “妈蛋的!老子一个大活人还斗不过一个死鬼!”最后她发了狠,仰头灌进一大口去,闭着眼直接咽了,不等缓过气,一大口一大口的杂粮粥全部被她吞进了肚子。

    而后她丢了碗,双手捂着嘴跑出了屋,一脚才出了门,强灌下去的粥便喷涌而出,从鼻子里往外冒,根本止不住。

    岳西蹲在地上吐得翻江倒海,两眼发黑!

    “娘娘!”

    “怎么会这样?”

    厨房里的人也都聚拢过来,围着她看。

    岳西知道自己被众人围着,也听得见云画和霞染哭喊的声音,可她什么也顾不上了,现在她只想吐!

    手腕似乎被人牵起,岳西抬了头。

    吐得泪眼朦胧的眼睛看不清那人的相貌,她影影焯焯地觉出是那个兽医。

    “我……手脏……”

    手上都是吐得秽物,岳西很不好意思的往回抽了抽手臂,却被苏谨言更加用力的拉住。

    他一言不发地将二指搭在她纤细的手腕上,片刻之后他起身,对云画和霞染说道:“娘娘的脏腑不调,以后给她准备膳食的时候要稀薄些。”

    “娘娘怎么这么命苦啊!”霞染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好不容易才吃上点粮食,她还不能多吃……”

    “傻丫头,哭什么。”岳西咧嘴对着霞染笑了笑:“我养一养就是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她又扶回厨房坐了,云画打了水拿了布巾将她收拾干净,才把盆子里的脏水倒了,岳西已经举了碗给她:“再盛一碗!”

    不能吃也得吃,这是岳西与韩月夕之间的战争。

    只有胜了,她才能活下去。

    这碗粥她喝的极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果断而坚决。

    此时,她只觉得自己的食管,胃,如同一个被抽了真空的口袋突然漏了气似的,随着一口杂粮粥慢慢地滑进了肚子口袋缓缓地鼓了起来,不再紧贴在一起。

    “老子这算是真活过来了吧?”这是岳西脑海中浮现出的一句话,竟被她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

    “娘娘。”喜来怯生生地叫道,声音小的像猫崽子的叫声。

    她端着空碗站在岳西身前,眼睛瞟向灶台。

    “去,让霞染姑姑给你盛去。”岳西伸手在她的小秃瓢上摸了一把,微笑着说道。

    “不用劳烦姑姑,奴婢自己就会盛!”喜来端着碗几步就跑到灶台前,踮着脚尖拿起勺子,着着实实地又给自己盛了一碗。

    “能吃能喝,好孩子!”自己吃不了多少,就是看着别人吃也是件痛快的事。岳西并不心疼谁多吃一口饭。

    锅里剩的粥马上被大伙儿分的干净,而且还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正好两拨人都在,有几句话我得说说。”既然到了这里,她又再活了一次,那这日子就还得过下去。

    如今两拨人虽然在一个锅里吃饭,可互相看着眼神俱都不善。岳西觉着有些话还得先说出来的好。

    把自己想说的话先粗粗地在心中过了过,岳西斟字酌句地开了口。

    “行宫里除了我,五位太嫔娘娘,再加上高公公和苏御医霞染他们……”

    “娘娘,您不要忘了还有喜来。”一碗粥又被喜来喝光了,她觉得自己还能喝。

    “忘不了你。”岳西伸手揉揉她的小秃头才接着说道:“咱们从上到下一共还有十二个人,再加上那伙子要饭的,今儿咱们这一天的饭食就把高公公和喜来和给喝秃了,那明天呢?明天怎么办?总不能坐吃山空。”

    坐吃山空?岳西觉得自己这个词用的不贴切,行宫里除了人,其实早就空空如也了……

    “娘娘不是说明儿吃苏御医的头发吗”喜来忽然记起开饭前皇后娘娘好像是这么说了一句的。

    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了苏谨言的头顶上。

    苏谨言一下被这么多人盯着看,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他先是抬手摸了摸不知还能在自己头上长多久的头发,然后垂下头默不作声,心里狂跳着。

    “哈哈!喜来不说本宫都忘了,明儿你还是把那顶帽子还给苏御医吧,他也要大彻大悟了……”

    岳西把剃了光头叫做大彻大悟。

    江岚没听出她语气中的调侃来,倒是当了真。她先瞪了喜来一眼,暗道这孩子话太多!然后才问道:“皇后娘娘,不知把大伙这头发都吃光了以后该怎么办呢?”

    “那有什么难办的,把大伙的头发都吃光了,高公公和喜来的头发不是就又长出来了吗,再轮着剃一遍就是了……”岳西嬉皮笑脸的说道。

    “这叫什么?!我们这些女人以后也得秃着?”江岚先是愣住了。停了片刻她才站起身子对着大伙儿说道。

    敢情这个死女人是把大家的头发当韭菜了,割完一茬再长一茬接着割!

    “太嫔娘娘若是觉得不好,可有高见呐?我等洗耳恭听。”岳西端起碗小心翼翼的吞了口粥,眼皮都不抬,凉凉地说道。

    “我……”江岚强出了头,这是她性子使然,没当秀女前,她娘家在当地也是富庶人家,虽然和帝都里的名门大户比不得,最起码曾经的江岚也是出入车马,呼奴唤婢的。

    当时也没多想就直接插了嘴,现在她心里也隐隐约约地明白了那是人家逗孩子的说笑话,自己挺大一个人了,竟也和孩子似的当了真!

    “我能有啥高见。”江岚四下一望,见除了岳西以外大伙儿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瞬时只觉得脸上火烧似的,她倒退着往后走了两步,直到自己的小腿碰到了身后的长条凳子,她才低着头坐了上去,全忘了刚才自己还蹲在旁边喝粥,凳子上的粥渍还未擦去。

    碗里的粥不多,岳西喝的很慢,几口之后碗见了底儿,她用筷子把黏在碗底的粮食都扒拉进了口中,把碗放在案几上,对着霞染招了招手。

    “娘娘?”霞染几步走到她身边躬身行礼。

    岳西伸手从她的衣襟中抽出帕子来,擦了擦嘴,然后又大大方方地给人家塞了回去。

    “……”这……这……霞染也是臊了一个大红脸。

    心道:娘娘这是什么毛病,怎么还摸到人家胸口上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