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第六十六章 你当爹了

第六十六章 你当爹了

    A ,最快更新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最新章节!

    “不用急。”赢绯坐在桌边将才用过的长针在灯头上烫过,而后用一块纯白的丝帕细细的擦拭着。

    见岳西已经着急的出门去吩咐人准备煮粥,他抬头往床上瞟了一眼轻声说道:“理通了经脉,夫人怕是要睡一阵子,明早能醒来就不错。”

    “什么意思?”才见母亲醒来,站在门口说句话的功夫,再进屋一看,楼夫人已然沉沉睡去。

    岳西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趴在床边盯着楼夫人的脸看了一会儿,见对方面色虽然难看可五官已是舒展开来,不再像难受的模样。

    “夫人自闭了身上的几处穴道,会周身疼痛不已不能有片刻休息,这样挨得时候越久,就越疲乏,她现在很累。”

    三支细如牛毛的长针被卷在丝绢里收入扇柄,赢绯起身走到盆架子边洗手,一回身,看见岳西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他赶紧摊开双手说道:“我知道的都说了,至于楼夫人为何会自封血脉,我是真不知道!”

    岳西把手里的布巾递给他:“我是想谢谢你!”

    “谢谢我啊……”赢绯接过布巾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开了口:“哎呀,这才想起,出来的急,我好像还没有用午膳呢。”

    “成,你先到前面坐着喝茶歇歇,我这就去准备饭。”

    岳西二话不说进了厨房,挽了袖子开干。

    捡着现有的食材一通煎炒烹炸,虽然才开春儿青菜稀少珍贵,但如今岳家的日子今非昔比,地窖里还存着几样带叶的菜。

    岳西荤素搭配着将这些蔬菜肉类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酒席,饭桌子就摆在了一间客房里。

    屋里就赢绯一个人,岳西端着一壶温好的酒进屋的时候,他正用手两根手指捻着一块软炸里脊往嘴里放,烫的舌头都短了:“岳公子,您怎么在这里待客呢?”

    他对着放在墙边挂着帷幔的一张架子床扬扬脖子。

    岳西把酒壶撂在桌上,瞪了他一眼:“明知故问!”

    太平局的铺子就开在前院。既然是开门做生意就难免有人出来进去的,如此乱糟糟的正屋如何待客?

    “呵呵!”赢绯咧嘴一笑,很仔细的盯着岳西看,而后又叹了气,心里有句话堵着说不出来:你终归还是又回到他身边去了……当初放你逃走的时候就该……

    就该怎样?

    赢绯不敢想。

    总之,旁边坐着的是自家兄弟的女人,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多吃几口菜喝几口酒捞点实惠吧……

    堂堂的承平郡王,穿着皱巴巴的衣衫,坐在桌边大刀阔斧地吃吃喝喝,饿死鬼投胎似的,一会功夫就将满桌的菜肴吃下去不少。

    岳西把酒壶放到赢绯的手边:“想喝自己倒,慢点吃,又没有人抢!”

    “我有……”赢绯倒了杯酒,端在手里思索了片刻才说道:“我有四顿饭没吃了。”

    “你怎么得罪你娘了,让她那么收拾你?”岳西惦记着睡在隔壁的母亲,虽然那屋里有云画和霞染几个守着,她还是总想过去看看。

    听了赢绯的话,她心不在焉的张嘴问道。

    话说出去了,又觉得问人家的私事似乎不太好,她忙又岔了开去:“那就多吃点儿菜,少喝点儿酒。”

    “唉……”赢绯把端着的酒杯又放到桌上随手拿起了羽扇扇了起来:“不是我得罪了我娘,是我爹。”

    “我娘那脾气你也看见了,心里就容不下我爹纳的两房妾室,两年前,于氏和我娘拌了嘴,我娘一气之下就打了她,哪知那女人不禁打,第二天就咽了气,我当时……”

    赢绯说道此时顿了下,才接着说道:“于氏是我爹的贴身侍女抬了妾的,在府里的地位自是与众不同,等我接了消息赶回府的时候她已经咽了气。”

    “我爹当时便要休妻,这事儿闹到了宫里,是太后亲自出面才给压了下去。”

    “我娘是东夷的公主,地位尊崇,当初也是东夷为何和大昭联姻才嫁过来的,怎能为了个妾室就随便休弃?”

    赢绯说着话望向岳西,岳西却望着桌上的菜沉思。

    见她不说话,赢绯接着说道:“后来,我爹明白过来,也不再提休妻的事,带着小于氏直接搬去了别院,小于氏与于氏是亲姐妹,两年,我爹再没有回府一次。”

    “艹!”岳西张嘴就说了一个字。

    “嗯?”赢绯扬眉。

    岳西又不说话了。

    “年前,我去求了我爹,想请他回府一家人好好过个年,结果……我爹没回来,还打发了别院的管事过来说不许我们母子再去找他,他就想这样清清静静的过日子。”

    “结果我娘那脾气沾火就着,一顿鞭子把那个管事抽出了王府,我去求我爹的事也就被她知道了,她气我去求我爹不给她做脸,这不,就把我捆马棚里了。也亏得你去了,要不我估摸着还得再饿两顿饭我娘才能心软把我放出来……”

    “家家一本难念的经……”听完之后岳西发了感慨。

    赢绯一身功夫,若是想跑贤王妃定是抓不着的。如今他老老实实地在喂马的食槽里待了那么久,还不是为了让母亲心里的火能够发散出去……

    “等我娘的身子好些,我就带着她到贤王府常多走动走动,保不齐她们还能说到一块儿去呢。”岳西对于赢绯的境况深表同情,倒是觉得这人也不像外表那么油腔滑调的,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楼夫人……”

    “你怎么也叫我娘楼夫人?你不是师从我外公?那也可以叫我娘一声……算了,你还是叫我娘伯母吧!”

    岳西把赢绯和母亲的辈分在心里一排,发现赢绯居然成了母亲的师弟!

    自己在一念之间就小了一辈,这个亏她可不能吃!

    “呵呵!”对于她的那点小心思,赢绯自然看在眼里。他轻笑一声开口道:“我也是最怕这些论资排辈的事情。”

    “我虽然师从你的外祖父,可你的外祖父却学的是楼家的医术。”赢绯耐心地给岳西解释道:“只是外人却不知晓楼家衣钵传女不传男,因此我和师父却只能算是楼家旁支传人,算不得正宗。令堂才是楼家正经的传人!”

    “我哪里敢和她论辈分呢。”赢绯如是说道:“只是后来令堂搬去药庐之后,我们便见的更少,其实是生分了,这一声伯母我也是不太敢称呼。”

    楼夫人脾气古怪,喜怒很让人摸不透,在药庐里经常是几天都不说一句话,也就是看到女儿的时候才有点笑模样,这点岳西是知道的。

    “就叫伯母,我娘定不会怪罪你的。”一说到母亲,岳西心里便会不自觉的温暖,觉得开心:我是有娘的,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我也该走了。”赢绯起身,随手拿起桌上的扇子提步往外走:“有事儿就去府里找我,这几天我娘心里不痛快,我得在家随时准备着挨揍……呵呵!”

    他说的煞有介事,虽然知道贤王妃是他的亲娘不会真把他如何了,岳西还是听得心疼:“你也是,老大不小了,不如成个家,把媳妇往家里一放,天天陪着王妃多好!”

    “成家?”想想王府花园里被母亲抽的鞭痕累累的石头‘爹’赢绯又露出了痞里痞气的笑容:“本郡王还没玩够呢,成家的事儿先放放,等什么时候我玩不动了再说吧……”

    两个人说着话从客房里走了出来,却看见云画正在门口走来走去的,岳西心里一沉:“我娘怎么了?”

    “主子,郡王爷!”云画一回头,赶紧过来行礼:“夫人还睡着,有霞染和秀珠两个人守着呢,您放心吧。”

    “哦。”提着的心归了位,岳西吩咐道:“让后面把马车备好,送郡王爷回去。”

    “是。”云画应了却没动地方,她看着岳西小声说道:“主子,奴婢看您的脸色也不好看,正好郡王爷在,不如就给您看看?”

    “是吗?我脸色不好?”岳西一直吃药调理身子,甚至在华盖山上躲避的时候药也没断了。

    只在最近才停了药,连苏谨言都说她现在恢复的不错,药可以不吃了。

    伸手在脸上揉搓了一把,岳西浑不在意地说道:“估计是担心我娘闹的,没事儿……”

    赢绯看了云画一眼,随即转身又回了屋:“那就看看吧,本大夫正好再挣一桌酒席吃吃!”

    “切,真是没事儿找事……”岳西哭笑不得的对着云画指了指,只得也跟了进去。

    云画忙也进了屋,把桌上的碗碟移到一边收拾出块地方来,岳西把手放在了桌子上:“诊吧,我真没事儿……”

    “有事儿没事儿的大夫说了算。”赢绯把扇子放在一边,一手拢袖一手搭在她的脉上,不大会儿功夫,岳西就看着他眼神闪了闪,蹙起了眉头。

    “真有事儿?”她小心的问道。

    “唉!”赢绯收了手,定定的看着她,眼神变幻莫测似乎藏着千言万语,看得岳西心里一阵发毛,只觉得自己是得了绝症了!

    “还……有救吗?”她脖子伸得老长,轻声问道。

    “嗯……现在救不了……”赢绯点点头:“瓜熟蒂落,等孩子生了你就好了,到时我再给你……”

    话说了一半赢绯便笑了:“有伯母大人在,哪里还用的着我给你开方子,我也是想多了!”

    ……

    马车上赢绯沉着脸,他眼睛毫无目的地在车厢里四下打量着,越看越觉得这车里憋闷!

    这是赢素的马车,虽然给了岳西,可赢绯还是觉得车上到处都是皇帝陛下的影子。

    抬手撩开车窗上的帘子,他将脸靠了过去,只觉得被外面卷着沙粒的风吹一吹还痛快些。

    “嗯?”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看,赢绯不由得四下扫了几眼,视线立时落在了街道另一侧慢慢错过的马车上。

    那辆车上的帘子也挑着,只是里面光线暗淡,外面的人并不能看清里面的模样,只影影焯焯地显出半个身影。

    赢绯顿时笑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

    两辆马车同时停了下来,占据了街道的两边。

    赢绯跳下车又飞快地上了对面的马车,对着坐在里面的俊美青年笑道:“恭喜啊素!你当爹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