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 第六十七章 谁做的局

第六十七章 谁做的局

    A ,最快更新财色双收之娘娘是土匪最新章节!

    送走了贤王妃母女,岳西去厨房看了看,见霞染也在里面帮工,桌上地上摆了许多鸡鸭鱼肉,瓜果蔬菜的,一看也是才回来,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

    “当家的。”看见岳西进来,霞染放下手里正择的青菜走过来小声说道:“我看见陛下带着郡王爷去了大公子住的客房,一进去就把院门锁了……”

    “哦?”岳西面上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转身往后院去,不忘嘱咐大师傅一句:“客人已经走了俩了,别做太多。”

    一离开厨房,岳西就加快了脚步小跑着往后院赶。

    她知道赢素对韩阳春一直怀着深深的戒备之意,随时都有弄死韩阳春的可能。

    岳西可不愿意皇帝陛下在家里杀人……

    出于对生命的尊重,上一世的岳西虽然是特工出身,在做任务的时候都会尽量的多用脑子而不去刻意的杀人,为此东哥和楠姐还曾经取笑过她。

    这一世她依旧保留着上一世的习性,岳西不喜欢杀戮。

    也不认为杀戮能解决一切问题。

    才跑到客房小院的门口,岳西就看见院门猛的从里面打开,一个人旋风一样的冲了出来,她忙往边上一闪身,两个人堪堪错过没有撞上!

    “慌慌张张的这是干什么!”一把薅住那人衣服,岳西皱眉问道。

    “赢绯这个黑心的东西,他要砍哥哥的腿呢!”韩阳春抬手想甩开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看清抓着自己的是岳西后他急忙收了动作并就势往岳西身后一躲:“妹妹!你来的正好,你那黑心的相公和承平郡王是一伙的,他们要害死我!”

    “!”岳西使劲拧着身子看着使劲往自己身后藏的男子,越看越像韩阳春,连说话都像,只是……那货不是还在屋里不死不活的躺着吗?

    “今儿你要是不把这事儿说清楚,我看不用我害你,陛下都得要了你的命!”打开另一扇门板,赢绯抱胸靠在上面,身后还站着面沉似水的赢素。

    赢素的手里倒提着那柄软剑走了过来,一把将岳西扯过来护在自己身后,而后狠狠地盯着一脸坦然的韩阳春看,半晌之后,皇帝陛下开了口:“你胖了!”

    “噗!”岳西一直精神高度集中着,也怕身份不明的韩阳春伤了赢素,未曾想他一开口就说出这么一句来,她听了只想笑:“他坐月子似的躺了那么久,小柳天天还按时给他灌下两碗鸡汤肉汤的,不胖才怪!”

    赢素不笑,他只冷冷的看着韩阳春道:“等下,若你的解释不能让朕满意,以后就天天躺在床上不用起来了。”

    这是皇帝的威胁。

    韩阳春的辩白若是不能让赢素消除了戒心,那他以后就别想有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

    赢曜的别院里,小于氏的尸身已经被抬了下来,放在后院的地上,直挺挺的,身体已经僵硬。

    几个丫鬟婆子胆战心惊的躲在院子的四周,谁也不敢靠近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

    赢曜已经在屋里坐了很久,眼睛一直望着小于氏,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他在反思。

    为官几十年,他自认小心谨慎。

    人前,他寡言少语,人后,他也并不结党营私。

    在朝臣中虽然被人诟病老奸巨猾不作为,可也正是因为这个性子才让他得以在当年皇子们夺嫡的争斗中幸存了下来。又在明成与韩相的争斗中成了双方都想拉拢的对象,到了现在明成已经成了鬼,小皇帝的刀也出了鞘,下一个要死的人大概就是手握虎符的韩其……

    赢曜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

    而这样事只要有一件,就能让那些言官们咬住了自己不放,直到自己被咬掉一层皮……

    “是我大意了……”他喃喃的说道。

    思前想后,把所有的枝节都没有漏掉,赢曜把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的过往都细细地过了一遍,尤其是在西厢村岳府里皇帝陛下说过的话,他更是反复思索了几遍。

    “到底是谁想置我于死地呢……”

    答案,已然呼之欲出!

    赢曜并不贪财。

    身为皇帝的子嗣,从小他见多了金银财宝,一般的东西就是再好再多也很难使他动了心思。

    而替明家送东西过来的那个人似乎是专为投其所好而来的!那箱珠宝里最让赢曜心动的是两把‘神机营’密造的火铳!

    这种神奇的,能一下子就把人都脑袋炸的四分五裂的新鲜玩意儿他早就听说过,也见过它的威力,惟独‘神机营’太过神秘,他用了多种方法都不能联系上,因此也只能暗自喜欢……

    其实,神机营的首领总使正是他的儿子承平郡王赢绯!

    神机营是赢素一手缔造出来的组织。

    神机营里有各种能工巧匠,已经做出了很多大杀器,这是赢素的一只秘密力量。

    “保命吧……”天色已然开始暗了下来,屋里外头一片灯火通明,烛台灯笼都点着,赢曜觉着有些刺眼。

    想明白一件事不难,难的是要把想明白的事情落实到实处……

    终于,赢曜做出了一个万分艰难的决定。

    扶着桌子他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小于氏走去。

    站在她的身边,他低头看着她,心底里竟然冒出这么个问题来:这女人是谁?

    不管生前多么美丽妖娆,只要没有了胸口里的那口热气,那么再美丽的尸体也是骇人的!

    小于氏是自己碰死的,因为存了必死的心,所以撞向案几的那一下就格外的重,她走得时候心里的痛大抵比头上的伤口更加的疼……

    到死,她才明白了一件事:她深深喜欢的那个男人从来都未曾把她当人看过。不止是她,也包括了她的姐姐!

    小于氏太阳穴上的鲜血早就凝固,黑红黑红的一片糊在她的大半个脸上,怎么看都是面目狰狞。

    然而赢曜却并不害怕。

    从来活人都比死人可怕很多,死了的小于氏是再也不会乱说一句话了。

    此时赢曜看着这个曾经陪伴了自己半辈子的女人倒是有些许的伤心:“本王知道你和你姐姐都是真心实意恋慕着本王的。”

    他在小于氏身边蹲了下去,伸手想去抚开她额上散落的一缕头发,然而头发已经被凝固的血浆固定住,他扒拉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打盆温水过来。”赢曜吩咐道。

    “王爷,这种事情就让丫鬟婆子们去干吧。”别院的管事弯腰在他的身后低声说道。

    赢曜摆摆手:“去,准备一口棺材……”

    想了想他才接着说道:“只要一般的棺材就好,不要太扎眼。再为她准备一套入殓的衣服,这个,要准备最好的,听见没有?不论使多少银子,本王都不在乎!”

    “你跟了我一场,就是到了最后,本王也不会亏待了你……”接过仆妇哆哆嗦嗦递过来的沾了水的布巾,赢曜温柔地在小于氏的脸上擦拭着,越擦手下的力气越重!

    赢曜发现小于氏脸上的血浆太厚,打理起来远比想象的要麻烦很多!

    “你们来吧,把她打扮的漂亮些。”小于氏活着的时候爱美,死了也得让她风风光光的上路。

    最后的一丝耐心被消磨干净,赢曜也觉得自己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扔了手上带着血的布巾,他又用胰子把双手洗了不下五遍,饶是如此,他把手掌凑近鼻子去闻的时候,还是觉得有股子血腥气!

    “把那箱东西装上车。”换了一身衣服,又简单洗漱了一番,赢曜站在铜镜前端详着自己,总感觉自己并不算老,若不是出了这件事,他最起码还可以在朝堂上风光十年!

    并且他的身体不错,他自信就是那个体弱多病心黑手狠的小皇帝死了,他也不会死。

    “把那个小孩子也送到车上去,喂点药,不要让他哭闹。”转身走到桌前坐下,赢曜头也不抬的吩咐道。自己则铺了一张纸在面前,迟疑着伸出手去捻起了桌上的狼毫。

    “唉……”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皇兄啊,你的儿子狠呐……兄弟我败给他了……”

    ……

    深夜,几辆马车静悄悄的停在了西厢村岳府的门前。

    少倾之后,乘着夜色而来的赢曜与穿戴整齐精神抖擞的皇帝陛下再次见了面。

    “这是你最后的决定?”赢素一字不落的将手里贤王亲笔写的辞官的折子看了两遍,轻声问道。

    “是,老臣连一个妇人都管教不好,确实是不能再管天下事了。”赢曜垂首站在地中间,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赢素抬手扬了扬手里的折子:“私藏朝廷侵犯只这样怕是不能服众,贤王,你不要让朕为难。”

    赢曜闭眼苦笑,沉吟片刻之后才嘶声说道:“当年先皇龙驭宾天的时候还指了老臣为顾命大臣,现如今陛下春秋鼎盛,正是大展宏图之时,老臣这个顾命大臣做的早就有名无实,也该一并辞了去!”

    “嗯。”赢素微微点头:“再加上一样:贤亲王这个爵位一并废庶,朕以为这个贤字你也担不起!”

    “!”赢曜慢慢的抬了头与赢素对视着,他轻声问道:“老臣只求一句真话:此事到底是不是陛下您设计的?”

    赢素盯着他,淡淡的说道:“朕如何会做这样不堪的事!”

    ------题外话------

    dumenshi感谢亲爱滴投出的评价票和月票!鞠躬!

    138**3305amie感谢两位青春美少女投出的月票!鞠躬!

    从始至终,都是赢素在算计赢曜这个老狐狸~

    大家看明白了吗~\(^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