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修真小说> 我被大佬安排了> 第四百二十一章 王八之气终于侧漏了?

第四百二十一章 王八之气终于侧漏了?

    ()    对于、这了无忧突然的转变想法,以及为了能成为自己的小弟如何的挠头,修炼中的白飞是一概不知。此刻的白飞只感觉太无聊,因为《因果经》有种其他功法完全没法比的特性,那就是这玩意儿一旦修炼起来那是有自动“智能导航”的,简单说;就是这玩意儿修炼起来,它并不像其他功法那样需要专心致志,而且修炼《因果经》也不怕突然的打扰。

    这是在未全功率超负荷运转之下的情况,但现在白飞身处的阵法内部空间有限,他得把《因果经》的功率降低到场域局限在阵法内部。毕竟要是这个场域延伸出去了的话,一则那这阵法的遮蔽效果就完全没啥卵用,这边儿这么大的动静,哪怕看不见搞不清楚但即使傻子也知道有问题。

    二一个、就是白飞很清楚,如果真的用场域覆盖了阵法的话,那这阵法会在顷刻间因为能量被吸干而瞬间破败。毕竟除了身周这么一小片地界,常与之内其他地方白飞是没有办法详细操控的。也就是说在这个范围之内的,规则境之下的所有无主能量体将都被吸收。而这阵法虽然有主人,但构造阵法的那些天材地宝,一个个按照特定的顺序摆在那里,那可不就是无主的物品吗?

    也就是说、如果白飞的场域覆盖了外围的阵法的话;那么作为阵基存在的天才地宝内的能量,顷刻之间就会被吸干七七八八。而一旦这些个玩意儿废掉了,那失去基石的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所以白飞只得把《因果经》的功率控制住,把场域范围维持在阵法内部。而这事儿吧、只需要一次基本设定就能完成,也就是说、白飞只需要给《因果经》设定好一个适当的运转功率,然后后面它就会一直维持在这种功率,完全不用白飞实时操心更遑论什么专心致志了。

    所以此刻的白飞很是无聊,最终他因为太过无聊的原因,只得开始解析下一步的《因果经》。但是当下白飞能够预习解析的,也只限于《因果经》第四层中期与后期的功法,因为第五层功法那还在封印之中。要破除这个封印才能看到功法,看到功法才有可能预先研习解析。修炼不需要专心致志,但是这破解功法的封印,那可就必须要全力以赴外加一些灵感才能做到了。

    所以白飞能解析的部分实质上也非常有限,等他搞完《因果经》第四层全部全部的功法解

    析之后,如果同时修为境界也同步跟得上的话。那他就得停止修炼,开始琢磨着破解第五层的封印了。不过吧、白飞觉得;以自己现在当前这个功法运转功率,要想修为同步赶的上功法的解析速度几乎不可能。

    自从一开始修炼白飞就对这次的修炼时常,有了一个约摸的估计。白飞估摸着以现下这种修炼速度,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要突破天仙境,这就得把《因果经》第四层修炼到中期之后才行,而以现在这种修炼速度的话;差不多至少得两年时间。而白飞对后续功法的解析,基本上是没可能用那么长的时间的。

    白飞现在发愁的是,这要是提前解析完毕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又得陷入,这种没事儿可干只能枯坐的无聊境地?这事儿吧、要换做其他修士,也就是一个冥想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是白大仙这种满打满算,从凡人到地仙只用了一年时间的存在,那压根完全没可能有那种稳的一匹的心性。心性这种东西除了锻炼之外,还真没法可能是天生的。毕竟人类是群居动物,大多数的人是很难忍受长时间的孤独、寂寥的。

    很自然的从小生活在城市边缘的白飞,很明显也是属于群居动物一流的俗人。原本白飞觉得这也很正常没什么不好的,但是面对现下的情况白飞有些蛋疼了。修炼起来这个时间过的嗖嗖的,时光匆匆就是两年过去了。这两年间白飞不单单在一年半的时候,把后续功法解析完了,而且在两年刚多点的时间,他也把修为提升到了天仙初期境界。而他的功法却是未能如他之前所想的那般;一下子修炼到《因果经》第四层后期,而是处在了一个跨越了中期但又后期未满的尴尬阶段。

    但是白飞在略微一思忖之后,还是毅然决然的停止了修炼,不是因为他满足这天仙初期的修为,而是白大仙经过近半年的枯坐实在是受不了、了。出关第一件事白飞就是去找了无忧,这倒并非是他已经获知了无忧要投靠自己前去接收。而是他在这大半年的枯坐当中,胡思乱想知识才想到了;自己对这仙界的情报还很稀缺,仅仅知道的那些东西也完全就是。

    从了无忧手下捕奴队当中,小兵甲的神魂当中搜来的那点儿东西。而这小兵甲他的身份,只是一个与捕奴队长弘森关系亲近的小兵罢了。而像无忧谷中的这种小兵,在仙界的地

    位那是除了奴隶与仆从之外最低的了。这些个家伙,从飞升到现在连无忧谷的地界都没有离开过。所见所闻也就最多是周边的几个势力,所以他们所能得到的情报实在是有限。出生于地球的白飞,对于情报的重要性还是很了解的。

    原本刚到这里之时,他就要向这无忧谷主打听的。但是当时的事情剑拔弩张的,看似稳得一匹貌似一切都在白大仙的掌握当中。但是当时的白大仙也是很慌的,毕竟是第一次面对天仙,而且是一位天仙后期的高手。结果事情完结之后心神一松,就把这茬儿直接给忘到脑后了。现在他才想起来;自己貌似除了对周边几个势力,的大致情况略有所知之外。

    对这仙界基本还是一无所知呀!找到、了无忧的过程并不复杂,这倒不是白飞的神识多厉害。而是他刚出矿洞口就看到,在洞口来回徘徊的了无忧。了无忧当然也不是一直等在这里的,他是通过阵法的感知,知道这位结束修炼出来了,他才立马赶过来的。白飞也没想到;再次见到这家伙时,了无忧居然会对自己态度大变。

    见面就是一个规规矩矩的躬身见礼,然后不等白飞说话,就躬身带路把白飞领到了主楼的一处密室。说实话了,无忧的这番骚操作把白飞搞的是目瞪狗呆,虽然很是懵逼但白飞还是跟着了无忧去了,一方面是他要找了无忧了解一些尴尬的情况。

    这事儿也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能说的,在有白飞感觉的到了无忧身上的《惑心术》还在正常运转,也就是说;了无忧尚且还在掌控之中,再有就是白飞现下的修为已是天仙境初期,在同阶之中已然少有敌手,所以他半点儿也不怕这了无忧搞什么幺蛾子,毕竟现在即使不凭借着那些秘术,他白大仙正面刚也能与了无忧有个五五之数。

    白飞现在更多的是在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明明自己闭关之前这家伙还对自己爱答不理的,现在这看似完全发自内心的恭敬又是个啥情况?殊不知、当了无忧在看到白飞区区两年时间,就从第先进突飞猛进毫无滞碍的突破天仙之时,他就误会的更彻底了,更加确信自己之前的猜测没有错。

    这位肯定就是哪位大能兵解归来,现在也只是在恢复修为罢了。要不然有谁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把修为提升这么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