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修真小说> 天魔地仙记> 第五百一十章 问罪飞廉

第五百一十章 问罪飞廉

    ()    血魔飞速离开了几人,他现在似乎还要去了解一件事情,那边是林小菁的下落究竟在何处。心中隐隐觉得很多事情都将要呼之欲出,只等着自己去揭开那神秘的面纱即可。

    可现在他毕竟也不清楚那位那人的势力究竟在什么地方,可恨的是之前并不像见到的神母现在又不出现了,不然还可以跟着她到那边去打探一下。

    此刻的通天大道之中出现了不小的动荡,那些妖兽像是中了邪一般,甭管是什么东西,只要是能动的必会毫不留情的张开血盆大口。

    他心中明白估计这天门即将现世了,所以才会引得群魔乱舞。但这些他都是不关心的,只要天下太平,他便可以看到她笑靥如花,什么苍生,长生又能如何。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唯有恒久不变的情,才能长存于世。

    正胡思乱想将,几道攻势却猝不及防从四周打了过来。现在这等神经紧绷的时刻哪怕是时时警惕都难以摒除一切的危机,幸好他及时踏出了凌幻虚步,瞬间便躲了开去。而这几道攻势却不偏不倚打在了那些大树之上,仿佛有剧毒一般,大树的青叶以及树干直接变得漆黑起来。

    血魔的心中震惊了下,这里面可是夹杂着剧毒的,心中不免有些震惊,也不知是何人竟会如此阴毒的招数。

    正准备一看究竟之时,那边却有人急切地喊道:“不好,快走。”

    虽然声音相隔较远,可在血魔听来依旧犹如就在耳边一般。一直都见到这些该死的妖兽,早已有些腻味起来。现在好不容易听到人声,自是不可放过的,脚下一运功之下便飞速窜到了几人的面前。

    一直都有些惊魂未定的几人见到血魔的出现更是吓得有些魂飞魄散,发现特别是在逆着光的情况下看不清血魔样子,可那种犹如末世的邪魔却着实让他们的心中都产生了不小的恐惧。

    这还没什么,可问题是背后似乎还有几道强劲的攻势打了过来。本来准备闪避的,血魔却已是提前出手,地仙剑的剑光顺势划了过去,将那几道攻势给挡了开去。

    可血魔的几道攻势似乎并没有挡住暗中出手之人,连连又是数道攻势从四边八方飞速而来,像是被夹击在了中间一般,看上去便难以逃脱。

    但似乎暗中之人都低估了血魔的能力,地仙剑在他手中一转,随后便有耀眼的剑光朝着剑身集聚一处。那些散发着黑色气息的攻势似乎被这耀眼的剑光直接覆盖住,接着便是剑光四下射出,犹如迸发扩散的烟花,居然显得十分的绚丽。

    而暗中之人见到这幕便十分的心惊,连忙呼道:“是血魔。”

    这话一出便让在场之人都吃惊不小,只得错愕地看向了血魔,他们之前都只听说过他的名头,并未见识过本人,不想今日却得以见到真身,倒是显得有几分的吃惊。

    暗中之人见到乃是血魔,纷纷都停下了手中的招数,可血魔却喊道:“噬毒老鬼,你出来吧,不必躲藏了。”

    话一说完,几道身影便从暗中窜出,为首之人却是一名老者,却是冲着血魔冷笑了一声:“血魔,你当真是有些阴魂不散。”

    血魔似乎并不在意,而是直接冷声道:“如此毒辣的招数,也只有你噬毒老鬼方才能使出来了。”

    而这时却还有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看之下却是天地神门的飞廉。这二人如今同流合污,的确可能是坏事做尽。但显然见到血魔后还是有几分的意外,在他们的心中并不像惹到此人。

    方才留下的几人看装扮似乎像是正道之人,应该是什么小门小派的,见到这些有名的魔头显然还是比价畏惧的。有一人见势不妙想要逃走,不想刚转过身便一声惨叫,原来几只血蝙蝠已是穿身而过,死状十分的惨烈。

    血魔见到这些血蝙蝠便是一阵的厌恶,手中聚了数柄风刀,瞬间便便朝着那些血蝙蝠射去。如此攻势,那些血蝙蝠如何经受

    得住,纷纷都落到了地上。

    噬毒老人见到他心爱的宝贝疙瘩死在眼前,犹如被刮心摘肺一般,十分的心疼。直接便从怀中摸出一个铁筒,里面一下子喷射而出了不少的青色液体。

    血魔早已知晓这噬毒老人身上都是毒物,因此一直都对他存有警惕之心。现在看着这些飞溅而来的青色毒液,早已祭出了地仙剑形成了一道光罩将所有的毒液挡在了外面。

    可这毒液喷射而出之后的范围太广,直接波及到了旁边一些无辜之人。晒在脸上之后那毒液便迅速扩散,见缝就钻,犹如那水银一般,有股灼烧之感。只片刻那人便感到脸上的皮肉腐烂,森森白骨便露了出来。

    而地下那些草木似乎也难逃厄运,瞬间便都尽数枯竭,连行走而过的一些妖兽亦都挣扎几下便也倒地不起。这般残害生灵,可谓是剧毒无比。

    血魔一见便心中有气,地仙剑一挥之下便形成了几道攻势朝着嗜毒老人而去。旁边那些战战兢兢之人慌忙之中想要逃窜,可密林中居然还有一些青色幽光泛起,这幽光在暗中显得十分的惊悚,让人有些无故觉得害怕。

    可现在这等局势也是有些让人难以捉摸,毕竟不管是血魔还是那噬毒老人都让他们十分的畏惧起来。而密林之中的那些幽光也不知是何妖物,若是贸然前往,谁会知晓会有什么不好的下场。

    从地仙剑中挥出的剑光并未击中噬毒老人,而是被飞廉大使的罗天大网给网在其中。二人一直以来都沆瀣一气,此刻聚集一处更是有些无法无天,觉得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噬毒老人心想着一时三刻也难以伤到血魔,便左右都看旁边那些无辜之人不顺眼。袖中不时便会有数枚毒针在不经意间射出,一道击中一人,顷刻间便会一命呜呼的。

    血魔纵然有三头六臂,却也难以抵挡他袖中那微不可见的细针。对于这些人他虽是无心伤害,可却也明白既然想要见到那所谓的天门之处怕是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的,而这代价有可能就是性命。

    见到一个个落下地后便葬身妖兽口中多少都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因此便看向噬毒老人说道:“噬毒老鬼,这些人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还要痛下杀手?”

    噬毒老人仗着飞廉大使以及还有天地神门之人在场便有些有恃无恐齐纳,而且之前在血魔的手中吃过一些亏,早就想要一洗前耻的,奈何一直都碍于情面。不想现在对方既然主动得罪了自己,真是求之不得,想到这里便冷笑道:“血魔,想不到你相助武欲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维护正道,而且还是满口的仁义道德。”

    血魔也不想去狡辩,直接道:“通天一说本就子虚乌有,何苦还要来这里送死?”

    哪知噬毒老人和飞廉大使却是哈哈一笑,忙又说道:“血魔,你少打幌子。门主大人早已掌握了确切的消息,之前一直都说通天大道乃是无稽之谈,如今就都身在里面。”

    血魔倒是并不动怒,却是平静地说道:“这里面血雨腥风,也不知死了多少人了。”

    噬毒老人道:“他们心中贪恋过重,明知进来就是以卵击石,还非得要来送死,这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血魔似乎都懒得再去劝诫了,的确有不少人就是孤注一掷,觉得非得要见到那天门不可,殊不知可能天门未现便已殒命在此。他心中着实也不希望看到有太多的杀戮,如此下去,芸芸众生岂非都将不复存在。况且这通天大道中的玄界一直开启,那些妖兽便可能会经常出没人间,危险之大可想而知。

    倒是觉得能够劝回一些修道之人回去多少也能守卫下人间之地,让那些妖兽最少不能肆意残害生灵。他想到这届,连忙便转身说道:“你们回到人家去吧,这里的确也不是你们改来的地方。”

    那些人的脸色早已犹如金纸,方才那些人极惨的死状仍是挥之不去,觉得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当真是恐惧异常的。幸好这个

    血魔没和噬毒老人是一伙的,倒还觉得会有一线生机。现在听他如实一说,连忙便央求道:“血魔公子,我等只是道听途说,万万没想到这里会是这幅局面,若早知如此,就是用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估计都不会来的。”

    血魔点了点头,只说道:“你们去吧,现在人间动荡,希望你们能尽力保护那些弱势之人。”

    众人一听,如蒙大赦,纷纷御起剑来,想要离去。而噬毒老人见到如此多人要逃,心中自是十分的不快的,毕竟他想要他们去做妖人以及诱饵。据天地神门之人得到的确切消息,那狻猊和饕餮就常在这通天大道之中。倒时候若是天门现形,这两头畜生是必将出现的。

    上古凶兽的威名他不是不清楚,上一次在那追风谷中便饱受了九婴之苦,更别说是更为凶悍的饕餮了。传闻中这饕餮到底有多大根本无人知晓,只明白十分的凶残,并不好去对付。而那门主想到的唯一办法便是能有剧毒,不然根本就是毫无胜算的。

    这些剧毒的投放自是需要诱饵的,而最好的诱饵便是要有药人。到时候那饕餮和狻猊只要吞下这个药人便是吞下了剧毒,如此一来便能让两头凶兽丧生,不然如何进得了那天门之中。

    可现在却要被血魔放走,心中如何忍得?一下子便又从那袖中飞射而出许多细针,但这次血魔显然要学乖了许多,连忙便用地仙剑展开了一个光罩,那些细针全都打在了上面,纷纷都落下地去。

    那些人本来都还手忙脚乱的想要躲避,却不想都被血魔给拦了下来。方才想要逃跑之人都还有些投鼠忌器,毕竟觉得血魔可能会忽悠他们,等待转身之时便会痛下杀手。可谓是死得不明不白,但如今见到对方出手救了自己,心下自是十分的感激,纷纷回头说道:“多谢血魔公子了。”然后便都头也不回就扎到了密林之中,也甭管里面会有什么,总之也不会比这噬毒老人可怕便是。

    噬毒老人见他们溜走,心中自是十分的着急,连忙飞身而出并喊道:“都站住,要往哪走?”

    不想血魔却是一剑挥出,拦下了他来,亏得飞廉大使及时出手,这才让噬毒老人免受那地仙剑剑光的伤害。等噬毒老人再次站立好身形之时,那些人早已逃之夭夭。现在似乎很是安静,方才一直都还在咆哮的妖兽早已远去,剩下数人站在夜空中对立。

    飞廉大使一向都比较冷静,他看得出来,血魔的修为今非昔比。就算自己和噬毒老人联手也并没有多大的胜算,可看样子就算自己不找他的麻烦,怕是也会被对方找上麻烦的。

    血魔一直都想弄清楚一件事情,那边是当初是谁将林小菁劫到荒旸汤谷去的。上次对方涉险自己至今都还心有余悸,而作为罪魁祸首的天地神门却似乎并没有受到惩戒。现在血魔好不容易碰到这飞廉大使,自是不能放过,只盯着对方说道:“飞廉大使,我想请教一个问题。”

    飞廉大使显得比较意外,以为血魔会直接动手的,哪知却只是问问题。若是暂时不动手就是最好的,因此便说道:“你问吧。”

    血魔道:“当初你们从武欲带走的那女子,究竟是何人在武欲那边接应。”

    飞廉大使万没想到对方会问其这件事,说起来当初他也参与过这件事,而且还觊觎过那紫影神剑。若非不是那门主大人下令,只怕这紫影神剑早已落入了他的手中。如今血魔这般问话,心中多少有些发虚,他可是清楚的,这血魔也许天不怕地不怕。但一旦涉及到那女子的事情,估计真的会痛下杀手的。

    噬毒老鬼上次只因一句话就被对方几招攻势差点儿打成了重伤,现在再次问其心中颇有些纠结和为难,而血魔似乎还很有耐心,却又说道:“你不说我也清楚,肯定是卓云飞,你们的卓大人吧?”

    飞廉大使心中直接震惊了起来,心想着这血魔当真是什么都知晓,可为何又要来问自己?他明白今日不说清楚血魔是不预备放过自己了,因此值得说道:“知道了还来问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