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豪门妻约:我老婆说得都对> 第五百五十三章老夫老妻

第五百五十三章老夫老妻

    她说:“你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是闹着玩是吗?秦叶,之前不是没人黑过我们,比这更难听的话都有,我以为你早就不在意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王安琪就让你溃不成军…”

    周以沫努力忍着眼眶中摇摇欲坠的眼泪,秦叶的脸已经模糊,她看不清楚,只觉得委屈到极处,“算了,不说了…”

    她转身往门口走,秦叶挡住门,周以沫一声不吭,掉头走楼梯,秦叶将人拉回来,俯身吻她,周以沫一边推一边躲闪,他将人按在墙上,强硬到近乎凶狠,周以沫哪里是他的对手,唇瓣被撬开,他蛮横探入,她狠狠地抠着他的手臂,他丝毫不为所动。

    秦叶闭着眼睛,直到尝到一丝咸,睁开眼,正好

    看到一大滴眼泪从周以沫眼眶中滑落,她眼中除了眼泪之外,还有炙热的倔强,饶是如此仍旧一声不吭。

    秦叶心口猛然一缩,垂下头,沉声道:“对不起,老婆对不起…”

    周以沫掉泪,“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

    秦叶抬手帮她擦掉,低声说:“我知道我混蛋…可我改不了,我受不了救你的人不是我,我怕你觉得我没他好。”

    周以沫心疼,瞪着他道:“我活该,找谁不好偏偏找一个混蛋!”

    秦叶道:“我以后再也不闹你了,你不想说的话就不说。”

    周以沫唇瓣紧抿,看着秦叶眼底的一片浓墨色,阵阵揪心,烦躁道:“你是傻子吗?”嘴上不说,不代表心里不想。

    秦叶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像是接连几次回答错的小朋友,连答案都不敢轻易说出口。

    周以沫心疼又心软,蹙眉道:“我不像你,开心时好听话张口就来,不开心分分钟拿人当靶子。”

    秦叶真的知道错了,低声道:“我改。”

    周以沫心又软了几寸,强撑着道:“你不需要为谁改变。”

    秦叶看着周以沫,眼里是细碎的温柔,就连声音也软的不可思议,他说:“老婆,我喜欢你,愿意变成你希望的样子。”

    周以沫骨头发酥,靠着墙才能站稳,这回连硬气的话都讲不出口,非但讲不出口,还忽然觉得事情闹成这样,不光是秦叶的责任,她也有很大的问题,也许他有些话问的让人恼火,但她实话实说就行了,干嘛嘴硬非得逆着说?

    视线飘忽,周以沫越想越心虚。秦叶还偏偏火上浇油,温声道:“别生气了,看你生气我心疼。”

    周以沫眉头一蹙,下意识想怼人,话到嘴边生生忍住,沉默半晌,出声道:“我也有错。”

    秦叶很快说:“你没错,是我不好。”

    周以沫试着把心里想的直接说出来,“我从来没怪过你,如果非要说因果,事情也是因我而起,是我多管闲事,你一直都是站在我这边替我出头,我脾气不好,性格又差,十个人里九个受不了。”说着,周以沫顿了一下,像是特别努力才强迫自己说出口,“你能忍受我已经很好了,我没别的想法。”

    秦叶直勾勾的睨着周以沫,直到她被他盯到浑身不自在,又想‘口出恶言’,她知道今天不是吵架的天,强忍着垂在身侧的双手悄悄握紧,她逼着自己改变习惯。

    许是五秒,许是更久,秦叶终于开口:“老婆…”

    他只说了两个字,周以沫浑身汗毛竖起,还没等她做出反应,秦叶俯身吻她,她没有躲,瞬间感受到他身上同时散发着两股强烈的气息,既温柔又强硬,本是两个极端,此时却奇异的融合在一起。

    周以沫闭眼回应,身后是墙,身前是他,她几乎不用自己用力站着,因为太放松,某一瞬间她听到喉咙间溢出的轻哼,像是慵懒的猫,眼睛睁开,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果然,秦叶也睁开眼,两人四目相对,唇却还贴在一起。

    秦叶瞳孔幽深,卷着贪嗔痴恋,周以沫差点陷进去,慌着垂下视线,秦叶似乎勾了下唇角,重新闭眼吻她。

    静谧无人的狭窄空间,周以沫背后冰凉,身前滚

    烫,她听到秦叶鼻间越发浓重的呼吸声,但她不想叫停,秦叶的唇小心翼翼的往下滑,下巴,侧颌,耳根,脖颈…周以沫紧紧攥着拳,没有推开他。

    她上身穿着件下摆宽松的毛衣,秦叶一手搭在她腰间,隔着毛衣都能掐到她腰肢的纤细,手指跃跃欲试,其实可以摸进去,但他没有,说实话也有点不敢,主动分开,他低头睨着她,周以沫脸色泛红,不怕接吻,怕的是接完吻之后的尴尬。

    秦叶叫她,“老婆。”

    周以沫不看他,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秦叶低声道:“我喜欢你。”

    周以沫看着他胸口毛衣上的纹路,沉默片刻,“我也是。”

    话音落下,秦叶眼底的墨色像是突然被点着,亮的惊人,一个字都没说,他抬高她的下巴,急切的吻上

    去。

    周以沫张口回应,秦叶吻她脖颈,又欲又凶,周以沫还是有些不适应,躲了,秦叶将她抵在墙壁上,呼吸灼热,声音低沉,“我想你了,可以吗?”

    周以沫脑袋有些短路,“嗯?”

    秦叶又问了一遍,“现在可以吗?”

    周以沫说:“什么可以吗?”

    瞬间周以沫提神醒脑,她抬起手,秦叶忍着没躲,只下意识的微微眯眼,周以沫颇具神秘气息的招了招手,示意他低下头,秦叶瞬间心潮澎湃,乖乖照做,周以沫冲着他的耳边,无比清晰的吐出三个字:“不可以。”

    秦叶在心里裤子都脱了,她就告诉他这个?他接受不了,当即软声唤道:“老婆…”

    周以沫神情一如往常,不容置喙的口吻说:“没

    用,这里是医院。”

    秦叶抵着她,软磨硬泡,装乖卖惨,周以沫抬眼说:“五分钟之前我们还在吵架。”

    秦叶的态度极好说:“我知道错了。”

    周以沫一本正经的说:“老师要找家长之前,学生也说知道错了,不过是形势所逼。”

    拿他跟小屁孩比?秦叶蹙眉,“我是大人,说到做到。”

    周以沫道:“小时候我问我妈要玩具,她问我能不能好好学习,我也说能。”

    秦叶说话带着鼻音,“我保证改,发誓。”

    周以沫道:“我没怀疑你的决心,也不是担心你以后做不做得到,而是现在你觉得是时候吗?张浩然还在病房里躺着,十几个…我还要给他买吃的。”

    “唉…”什么?这时候她提这个不是大煞风景?

    他声音低沉暗哑,像是心底的妄念还没退干净,正在努力用理智压制。

    周以沫见状,脑袋一白,忽然就说了句:“乖。”

    秦叶闻言,声音更低,“能不去吗?”

    周以沫说,“你说呢?”

    秦叶无奈只好妥协问:“有没有奖励?”

    周以沫想说没有,但又想有所改变,人不能太自私,只一味地要求别人来迎合自己,她也有问题,有问题就要试着改。

    抬眼看着秦叶,周以沫问:“你要什么奖励?”

    秦叶不贪心,要的不多,“你亲我一下。”

    周以沫心里早有准备,偷偷憋了口气,扬起下巴去亲他的脸,她是蜻蜓点水,于秦叶而言却是一触即发,他将人按在墙上,又是一番耳鬓厮磨,最后头抵在墙

    壁上喘粗气,折磨得还不是自己。

    周以沫见状,试着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谆谆教诲的口吻说:“以后别这样了,老夫老妻了,让人看见笑话。”

    秦叶哭笑不得,不过一句老夫老妻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见她一副是为他好的样子,秦叶沉声道:“就这点福利,死我也要挺住。”

    瞥了他一眼,有一句没出息,不知当讲不当讲。

    两人在安全通道里磨了快二十分钟才出来,周以沫打电话叫了外卖。等外卖到了,周以沫要给张浩然送进去,秦叶正好有电话要接,在临走前嘱咐道:“不许喂,他又不是缺胳膊断腿。”

    周以沫说:“你去请个护工过来。”

    秦叶面无表情,“我还要伺候他?”

    周以沫补充,“当帮我的忙。”

    秦叶这才高抬贵脚,周以沫表示心累。不过,总算是搞定他了,也算是值得欣慰。

    周以沫轻手轻脚的推开病房门,张浩然并没有睡,两人目光相对,她出声道:“外卖来了,吃点吧。”

    张浩然说:“谢谢。”

    周以沫道:“是我要跟你说谢谢,你这次不是帮我,是救我,要不是你现在躺在这的就是我。”

    张浩然道:“是朋友谁看见都会帮忙。”

    周以沫帮他摆好了小桌子,把粥菜打开,自顾道:“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去想,你有任何事直接跟我说一声,我去办。”

    张浩然说:“我不用你照顾,你自己也要小心,现在非常时期,没事就待在家里。”

    周以沫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她直言道:“我不怕,问题根源不是出在我们这边。”

    张浩然沉默片刻,重新开口道:“有些人不会管对错,你跟他们讲不通道理,你躲远一点儿,别受牵连。那些事,还是让秦少去处理。”

    周以沫说:“有些事可以事不关己,但这件事因我而起,我帮不上忙也就算了,总不能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要不是我请你帮忙将王安琪给找出来给你惹下麻烦,今天也不会连累你受伤,对不起和谢谢说再多也没实际用途,我会记住今天的事,以后你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义不容辞。”

    两人正说着话,身后传来敲门声,而后一起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女的是秦佔找来的护工,男人是沈晴帮忙找来的人,说到底张浩然受伤,她心不安。他进门后喊了声:“张总。”

    张浩然对周以沫说道:“这下你放心了吧,我这边不用担心我这边,我叫人送你回去。”

    周以沫说:“不用送,我明早过来看你。”

    她这么一说张浩然就明白了,秦叶肯定在外面,两人打了声招呼,他目送周以沫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