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吴相思

    林悦与莫景临两个人正说着笑,外头秀儿便进来说道,“小姐,吴小姐求见。”

    林悦皱了皱眉头,前几日回林府时,才听自家母亲提起这吴相思来,说她心思并不单纯,而且外面现在已有流言说林府非但不感激救命恩人,还嫌弃人家出身低不愿意让人进门的,这些话已经传到天子耳朵里了,只怕接下来会有麻烦上门了。

    回去后,林悦便着清风私下查了一下,这些流言是谁传开的,后来查到,是一个女子要人传的,林悦猜想是这吴相思了。于是,心中早已对这吴相思不甚喜欢。

    莫景临看着林悦皱着眉头,便问道,“怎么了?”

    “这吴小姐,不就是之前与你提的,二哥的救命恩人。”

    莫景临哦了一声,算是知道是何人了。

    “你先去休息吧,我去会会她。”林悦说着,便要起身。

    “不需要我陪你?”

    “不用,你去了,反而麻烦。”林悦拒绝道。

    “那让清风陪你一同去吧。”莫景临想了一下说道。

    林悦听他这般说,再瞧了一眼清风,便道,“也好,清风是个机灵的,懂得随机应便。”

    说完,便带着秀儿及清风一同往正房而去。

    吴相思从小容那得知,林悦回了心悦阁便急着来见她。眼下她无名无份地待在林府,实在叫她难受,她一心想让林悦帮自己,所以也不管这个时间林悦是否需要休息,她怕错过今日,下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林悦进来时,见吴相思坐立不安的样子,心下不由得想着,到底不是个稳当之人,这般急着找自己,怕是等不及与自家二哥的婚事了吧。

    吴相思一见林悦来了,忙上前道,“悦儿妹妹,许久不见。”说着,作势便要拉着林悦的手。

    “大胆,见到王妃,还不行礼。”清风见这吴相思这般亲近的叫着自家王妃,又作势要拉自家王妃的手,于是冷着脸说道。

    林悦只作无奈状地说,“吴小姐莫怪,这皇家的规矩就是多。就连我父亲母亲见着本妃,那也得行礼问安的。更别提喊本妃的名讳。”

    吴相思被清风这一喊,已经吓到了,又见林悦这般说,只得行礼道,“民女吴相思,见过王妃。”

    “快快起来吧。吴小姐好歹是我林府的恩人,快请坐。”林悦示意吴相思在一旁坐下。

    吴相思一听,是林府的恩人,而非是林平的人,心中已然不喜,想不到,这林悦,才嫁入皇家,便要与自己这般疏离了,怕是担心自己进了门,让她在王府抬不起头了吧。

    “吴小姐今日来见本妃,是有什么事吗?”林悦只当没看到这吴相思刚刚一脸不悦的表情,笑着问道。

    吴想思对着林悦的笑脸,又觉得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瞧这林悦,相比林府其他人,对于自己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于是也笑道回道,“只是许久未见王妃,甚是想念。”

    “哎呀,说起来,本妃与吴相姐相交甚浅,想不到吴小姐这般想念本妃。”林悦笑着说道,也不等这吴相思说什么,又转身吩咐秀儿道,“秀儿,去屋里,将本妃给吴小姐准备的礼物拿来。”

    吴相思本来听林悦说两人相交不深时,不免尴尬,才要说什么,又听林悦说有礼物送与自己,只好客气地说道,“民女无功无劳的,怎好意思要王妃的礼物。”

    “怎么会无功无劳。你救了本妃的二哥哥,就是一件大功劳。”林悦笑着说道。

    吴相思见林悦提起林平来,只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阿平待民女很好,民女很庆幸自己能碰到他。至于什么救命恩人的,民女当不起,不过是小事一桩。”

    林习听说,只是笑笑,却不回话。

    吴相思见林悦没说什么,又接着说道,“只是因为民女,倒叫阿平难做了。悦儿妹妹,哦,不,王妃,您也是知道的,民女出身不高,一直得不到林家的认同,现如今,民女也不敢有什么奢望了,只要能与阿平一起,就够了,至于什么名份不名份的,都不重要了。”

    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接着说道,“只是阿平不愿意委屈了民女,说一定要给民女一个名份。今日来见王妃,就是希望王妃能劝劝阿平,民女不愿意见他难做,若是林府不愿意接纳民女,民女回去便是了。”

    “回去?你舍得?”林悦笑着问道。吴相思想回去,只怕不是真心的吧,何况,正如母亲说的,外头已经对林府的做法了了流言,宫里那位也知道这事。如果林府此时将她送回去,不是更会惹来流言蜚语么。

    吴相思愣了一下,没想到林悦这般问,于是回道,“为了阿平,民女愿意委屈自己。”

    “让吴小姐回去,便是委屈自己?”林悦笑了笑,又接着道,“也是啊,到底是委屈你了,跟着我二哥回来,没名没份的,若是再回去,只怕会被别人取笑了去。就算你说你是清白的,只怕也没人信了吧。”

    林悦看了一眼这吴相思,又接着道,“说起来,最近朝月城,对于林府的传言倒是不少,都是关于吴小姐的,左右不过是说我们林府看不起人,不愿意让一个出身平民的女子进府。你说,这些话,是谁传出去的呢?”

    吴相思被这么一问,心里不安起来,这些话,是她悄悄找人传出去的。跟着林平以后,她到底有些银子,有一天,趁着林平带自己出去散心时,找了机会,给些银子,让人将这些话传出去的。只是,这事除了她自己,并无别人知道,难道这林悦知道了什么?不能吧。想到这,吴相思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于是便道,“是民女拖累了林家,只是民女成日里在这林府,倒真不知道外头有这些传言。”

    “嗯,也是,本妃也是年前那几日才听说的,说起来,我们林府确实是对不起吴小姐了。这件事,论起来,还是本妃的二哥做事冲动了些。不事先请示一下,便将你带了回来,如今反倒叫大家伙都难做了。”

    林悦说着,看着吴相思说道,“倒不是说我们林府高不可攀,只是到底也是大将军府,不是随便人就能当得了这林府的少夫人的。”

    “王妃也觉得民女出身太低,当不得这林府少夫人是吧。”吴相思没想到,林悦也同那些人一样,枉费她还觉得这林悦与别人不同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只是这话才说完,吴相思便知道自己失言了,又忙着道,“民女不是这个意思,民女的意思是,民女知道自己当不得这林府的少夫人。”

    “我们林府,怎么说呢,在这朝月城,不是最尊贵的,不是最有权势的,更不是高不可攀的。但是好歹也算是名门贵族。自然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进得来的。你看,我母亲,是定国公府的嫡小姐,我家大嫂,是太平候府的嫡小姐,要说以吴小姐的出身,确实是不太相称的。但是我们林府,倒也不是一定得看重身份不可,只要这个人,心性纯良,我们林府也是可以接受的。”

    “当真?”吴相思似乎看到了希望,一时激动,直接站起来,拉着林悦的手问道。

    林悦轻轻皱了皱眉,那边清风便冷声道,“大胆,还不快快放开王妃的手。”

    吴相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失了态了,便将林悦的手放开,而后又行礼陪罪道,“民女失态了。”

    “本妃不过是在说个事实,吴小姐何必这般激动。要知道,心性纯良,也不是很容易就能做得到的。”说完,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吴相思。

    吴相思一时不知道应该回些什么话才好。

    不过林悦也没给她什么机会再说下去了,“本妃乏了,秀儿,送客吧。”

    吴相思不知林悦到底是何意,但也不好再问下去,只好离开了。

    “小姐,您何必与她说那么多。”秀儿知道那吴相思在外头让人散布了关于林府的那些事,心中很不喜欢这吴相思,见自己小姐还同她说了那么久的话,心中不满。

    “秀儿,收起你对她的敌意,不管怎么说,她终究是二哥的救命恩人,光是这一点,就叫咱们林府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了。”林悦说完,便回屋休息去了。

    “谈完了?”莫景临见林悦进来,便道。

    “你还没休息?”林悦见他还未午睡,便接着道,“我与你商量件事。”

    “可是让你二哥娶那吴相思?”

    林悦点点头,“只是毕竟你现在也算是林府的女婿,若她进门,也算是你二嫂子了,我怕你介意。”

    “呵呵,小悦不介意就行了。我无所谓。”

    “你不问我为何想让二哥娶她?”

    “不用问也知道了,你前几日让清风打听的事,我又不是不知道,眼中宫里对林家的忌惮也不少,若等宫里那位下旨,不如自己先主动娶了,不是更好。”

    “嗯,今个我留下来,要与家人好好商量这事,你先回去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