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本王命不久矣> 第171章 以身相许

第171章 以身相许

    ,最快更新本王命不久矣最新章节!

    蛇形草。

    云疆一种罕见的毒草。

    汁液有毒,却并非致命的剧毒。

    只是,人的皮肤若沾染上蛇形草的汁液,便会暴起密密麻麻像小蛇一样说青筋。

    即便解了毒,那些青筋也不会褪去。

    沈姝走近,不觉蹲下身查看,还伸手戳了戳楚湛腿上,明显已经有些干瘪的青筋。

    “不过你的毒已经解了,只是这青筋,若不用金针疏导,怕是一辈子都很难消下去。”

    楚湛一直留心观察她的神色,见她丝毫没有半分想起来的意思,终于挫败地叹了口气。

    “你说的对,确实是蛇形草。”

    楚湛声音有些低落下去:“父王死后,母妃为了能让太后娘娘多加垂怜,在我很小的时候,便给我的腿上抹了蛇形草。

    父王娘胎里有弱疾,一条腿从生下来便长成这样,是跛的。母妃从小便对我说,我的腿和父王一样……她说的多了,我便信以为真,觉得自己真是个跛子,连走路都渐渐变跛了,我每天都活在对自己的厌弃中,总以为别人在嘲笑我。

    为此,我仗着皇祖母的宠爱,杀了很多人,很多很多人,直到遇见你……”

    “遇见我?”沈姝抬头,一双杏眸尽是迷茫。

    她可以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从来没这回事。

    “小王爷,你是不是……癔症了?”沈姝一本正经地问。

    楚湛看着她的模样,笑着伸手,捧住她的小脸:“我没癔症,这些都是上辈子的事。上辈子你告诉我,我是个正常人,跛子只是我的臆想。你就在这间屋子里,研药、试药,为我施针治腿。”

    他说着,眼底忽然有泪光闪动:“你治好了我的腿,也治好了我的心。可是最后,你却背着我死了……我都还没来得及报恩。所以现在,我赶来找你,这辈子,我以身相许,好不好?”

    沈姝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她问的是这间屋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绕到“以身相许”这种话题上了?

    更何况——

    此刻她的小脸,快被楚湛捏成包子。

    这几乎是“非礼”的举动,让沈姝的心头火蹭蹭往上冒!

    “放……手……”

    “你答应嫁我,否则不放。”

    “你放不放。”

    “不放。”

    沈姝一双杏眸快喷出火来,她撸起袖子正要把他推开——

    “你们在做什么?”

    突然,一个威严的女声,从门口传了过来!

    耳熟的声音,让沈姝蹙紧了眉。

    也让楚湛愕然松开了手。

    “母妃?”

    楚湛边站起身,不忘抓住沈姝的胳膊,把她拉起来。

    而后,身子一侧,挡在沈姝面前,诧异冲着来人问道:“您怎会来这里?”

    母妃……

    老瑞王妃?

    沈姝一怔,赶忙理好衣袖转过身。

    透过楚湛手臂缝隙,她匆匆看见一个身着黛紫色宫装的中年女子,正被一群人环拱着,立在门口。

    那女子约莫四五十岁的样子,五官有些凌厉,长得与楚湛并不十分相像,

    黑中夹着银丝的头发梳成堕马髻,寥寥簪了几支珠翠。

    既不过分华贵,也不会显得朴素,还隐含着迫人的威仪。

    沈姝看着她的面容,脑中不期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画面。

    画面里,眼前这个女子,身穿亲王妃的命妇服,珠翠满头,高高在上端坐在铺着长绒地毯的厅堂里。

    她神色淡漠地道:“从今往后,你就住在王府中,我会派人教你该学的一切。至于……能不能做成你想做的那件事,皆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想做的那件事……造化……

    沈姝晃了晃脑袋,还没来得及深思“那件事”是什么,“造化”又是什么——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喝斥道:“大胆,从哪来的粗鄙女子,见了王妃竟敢不跪!”

    沈姝被这声猛然喝醒,头皮一紧。

    她深知皇家规矩大,正欲跪地告罪——

    却被身边的楚湛反手拉住。

    “母妃,这是儿子的救命恩人,您不要对她这么凶。”

    沈姝杏眸微睁。

    胡说八道,她什么时候救过他的命啦?

    “救命恩人?”

    老瑞王妃冷冷淡淡地嗤道:“你堂堂瑞王,身边伺候的暗卫无数,何须一个女子救你性命,我看你是被迷了魂。

    孤男寡女衣冠不整在这屋子里,让我瞧瞧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敢这般勾引我儿子。“

    这种当面言语上的侮辱,是沈姝从不曾遇到过的。

    她攥紧手心,正要越过楚湛走到前头,为自己正名——

    却再次被楚湛反手护到身后。

    “母妃!”

    楚湛声音微沉,带着浓浓不悦:“儿子请她为我治腿,才会来此,与她之间清清白白。你信或不信,她都是儿子的救命恩人。你既说儿子是瑞王,那这瑞王府里儿子请谁来,都是儿子的事,母妃若不懂得尊重儿子的救命恩人,便请回吧。”

    他说着,一双眼睛冷冷扫过王妃左右两边跟随的侍者,威声道:“以后谁敢在本王面前大呼小叫,格杀勿论。”

    这话,吓得方才那个呼喝的太监,腿一软,直直跪在地上。

    “混账!”

    老瑞王妃沉声怒喝:“你这个忤逆不孝子,竟敢为个女子,如此顶撞我!你是想把我气死才高兴?”

    被楚湛挡在身后的沈姝,听见这话,只觉得后背发凉。

    只这两句话的功夫,这母子二人就为她吵到要死要活的地步。

    且不说她今日如何走出这个院门,若是传出去……

    沈姝闭了闭眼。

    她心知,这种时候,自己除了装死别无选择。

    不旦要装死,还要把头埋低一点。

    绝对不能让对方看见自己长什么样,方为上策。

    楚湛负在身后的手,轻叩她的手臂,以示安慰。

    他用那种散漫又气人的调调,说道:“母妃无需用死来威胁本王,本王的命是这姑娘救的,母妃要与她为难,便是逼儿子做忘恩负义之人。这与皇祖母素来教儿子的可不一样,不若儿子现在就进宫去,找皇祖母来评评礼,如何?”

    他说着,拉起沈姝的手腕,越过老瑞王妃就朝院子里走去。

    “你给我站住!”

    老瑞王妃火冒三丈:“来人,拦下他们!把那女子给我抓起来!”

    这话一出,瞬间有十几个暗卫拦在了他们面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