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都市小说> 至尊神医.> 41 神就对了

41 神就对了

    那几只马蜂猛地扑下去,照着钱通海脑袋就是一通蛰。

    “啊。”钱通海杀猪一样的嚎叫,双手抱头,滚到了地下,边上的司机和秘书慌忙帮他扑打。

    阳顶天随即让马蜂飞开。

    他想过了,不会一次蛰死钱通海,一次弄死了,不好玩,他要慢慢的跟钱通海玩,让他生不得死不能。

    “放心,哥一定让你知道,什么叫****,什么叫生不如死,大三线军工品牌,质量三包,一定让你满意。”

    阳顶天嘿嘿笑。

    第二天,他又去城建局,同样是通过蜂耳偷听到,钱通海昨天直接去了医院,没能主持会议,推迟到了今天,所以他还是会来。

    阳顶天照旧帮钱通海准备了三只马蜂。

    九点左右,钱通海的车来了,今天有准备,戴了个帽子,还捂了个口罩,身上也不是短袖了,而是长袖。

    “这样就行了吗?”阳顶天暗笑:“哥可是军工品牌,虽然现在转型了,但品质犹在,精神犹存,这点困难,难得住哥?”

    阳顶天直接指挥那三只马蜂扑下去,不蛰钱通海的头脸,却去蛰钱通海的手,虽然是长袖,但一对肥手还是露在外面的。

    一只马蜂一只手,剩下一只马蜂,还厉害一点,直接从钱通海衣领子处钻进去,在他脖子上狠狠的蛰了一口。

    看着钱通海满地打滚,阳顶天冷笑而去。

    阳顶天本来想着明天继续跟钱通海玩,他现在什么都不想了,即不去做业务,也不再去碰那旗袍女子,就一心跟钱通海死怼。

    但晚上的时候,钱通海却主动来找他了。

    当时高衙内约他喝酒,进包厢,就一眼见到了钱通海。

    一见阳顶天,高衙内就叫了起来:“钱局长,这就是我兄弟阳顶天,别看他年轻,却是真正的高人。”

    钱通海立刻站起来,肥猪脸一脸堆笑,伸出双手来跟阳顶天握手:“幸会幸会,卑人钱通海。”

    高衙内在边上介绍:“城建局局长,钱局长。”

    阳顶天当然知道他是钱局长,三天蛰了他近十个包呢,想不熟悉都不行。

    “这肥猪找我做什么?”

    他心中猜测,面上不动声色,跟钱通海握了手,还客气了两句:“幸会。”

    坐下,高衙内就道:“阳老弟,钱局长这几天碰上了怪事,想求你给看看。”

    他没说什么怪事,钱通海也没说,就眼巴巴的看着他。

    这是暗存考较的意思了,阳顶天可就冷笑,考别的,或许他会出差错,钱通海的事,怎么会错,因为就是他一手弄出来的啊。

    不过他面上不动声色,去钱通海脸上看了一眼,垂下眼光,手还作势掐了两下,便点了点头,随手拿过点餐的纸,写了四个字。

    高衙内手快,立刻一把抢过去,大声念出来:飞来横祸。

    钱通海顿时就把脑袋点得象鸡啄米:“对对对,就是飞来横祸。”

    “对了吧。”高衙内一脸得意:“我说我这老弟神是不是,一句话不要说,他看你一眼,掐指一算,就知道你有什么毛病,是不是?”

    “是,是。”钱通海连连点头,双手大拇指翘起:“神,真神。”

    “神就对了。”高衙内下巴差点抬到天花板上:“我先说了,我这兄弟,一字千金,这里是四个字,我先给你记着,可不能少算了。”

    “不敢少,绝对不敢少。”钱通海双手合什,对着阳顶天就拜了几拜:“阳大师,求你拜我算算,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就有飞来横祸了,你放心,礼金我一分不少。”

    到这会儿,阳顶天已经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钱通海给马蜂连蛰三天,不但痛,还吓到了,然后不知怎么扯上了高衙内的线,高衙内就把他介绍过来了。

    “这肥猪居然提着猪头来拜庙门,也行。”阳顶天暗暗点头:“先让他破点财。”

    “嗯。”阳顶天嗯了一声,又装模作样掐了几指头,看一眼钱通海:“你这祸,不能说。”

    钱通海顿时就发虚了,他干的没人味的事多了,肯定是不能说的,只是尴尬的点头:“请阳大师开恩。”

    阳顶天再次点头,道:“你身上戾气重了点,乌云压城城欲摧啊。”

    曾胖子在一边怪叫:“他不就是城建局局长吗?”

    这话彻底吓到了钱通海,他几乎要哭了,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阳顶天。

    “这肥猪给吓得差不多了。”

    阳顶天暗暗点头,道:“这样吧,我给你画张符,灵不灵,还得另说。”

    因为今天钱通海这城建局局长来了,肖媛媛也来敬酒呢,听到这话,立刻叫人拿了纸笔来。

    阳顶天随手画了张符,那符漂亮,高衙内几个在边上看得啧啧称赞。

    阳顶天画了符,卷起来,递给钱通海,道:“你回去找个黄封袋装起来,挂到脖子上,藏到衣服里,但话说在前面,灵不灵,天知道,也还要看你自己,有句话,天作孽,犹可救,自作孽,不可活。”

    “我记下了,我记下了。”钱通海双手接了符,连连点头。

    “兄弟,这符怎么算啊?”高衙内在一边叫。

    “我前段时间不是去了趟富安吗,给一个姓庞的老板画了了道符,我跟他说得明白,这是师传的,有规矩,九千九百九十九,一块钱不多要,也一分钱不能少。”

    “绝对不少,绝对不少。”钱通海立刻点头。

    “加先前四千。”高衙内还真热心:“一共一万四千九百九十九。”

    这数学,比阳顶天好象还要强上三分啊。

    边上的曾胖子以手捂脸:“哥,我叫你亲哥行不行,咱不带这么丢人的啊。”

    高衙内还没明白:“我怎么丢人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加四千,不就是一万四千九百九十九吗?那一块钱我没加的。”

    得,还来劲了,所有人无话,钱通海连连点头:“就是这个数,没有错的。”

    他还带了个人来,也是个中年人,这时侧脸一点头,那中年人立刻就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来,真个点了一万四千九百九十九块,一张一百的,他还让服务生换开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