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第六十三章学神制霸娱乐圈\晋江\樱笋时

    说实话,可鸭对于喵风的狙击不可能完全没有准备,两边打了多少年了,从两边母公司最野蛮成长的年代开始,虽然两家上市集团崛起的领域和行事风格都并不相同,早年并没有多少交集,但互联网就这么些赛道,大家都看得到,崛起之后就都是拼碰拼的猛仗,抢夺用户、抢夺市场的战争没有一天停下过,曾经有国内的行业研究计算过互联网行业前三家巨头重叠竞争的市场份额,数以万亿计,这样庞大的利益之争……足以流血漂杵。

    数以万亿,那是整个大蓝图,当这个大蓝图落到各个细分的赛道,或者说各个细分的行业,就是巨头们麾下的子公司啸据山头的一场场硬仗,钟雨信在总部也是老兵了,他是知道集团的大蓝图,奉命出征大文娱,这和集团的社交基因天然耦合,绝对不容有失;

    而梁丘翼也是如此,站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发展的高度,它最先攻占的是新闻传媒行业,解决了文字传播本身的信息不对称,然后是电商,解决了交易信息的不对称,发展到了现在,所有的巨头都看得到,最后三座剩下的山头:医疗、教育、大文娱。

    其中,医疗、教育各自有极高的壁垒,可以说是关系民生根本,即使互联网巨头也不能轻易动摇,战略都以十年磨一剑来计,只有大文娱,是必须在五年之内拿下的山头。

    咆哮的巨兽们虎视眈眈,早已将它视为囊中之物。

    在这样的情形下,对于《真相》的线上播映,从喵风对价格有异议的时候开始,可鸭就已经开始警惕,钟雨信和梁丘翼对彼此的履历都十分熟悉,可以说,梁丘翼屁股一抬,钟雨信就知道他要捣乱,而随着梁丘翼一次次反复报价,钟雨信觉察了他拖延时间的意图。

    对于四方合作来说,可以说《真相》的制作方一粒尘埃在当中姿态最超脱,梁丘翼求合作无果,钟雨信直到最后也看不清霍琅的底牌;竹子视频的姿态最低,原因很简单,关裕恒背后资方有问题,这个消息恐怕吴坊都不知道,却瞒不过梁丘翼和钟雨信。

    所以梁丘翼才敢在四方合同谈定了、要走流程的最后关头直接毁约、反复横跳,就是吃定了关裕恒必须用《真相》的线上播映权套现续命;

    而钟雨信觉察到了梁丘翼拖延时间的意图,获悉了竹子视频的困境,对于可鸭来说,竹子视频当然也是对手,但相比于喵风,竹子视频无疑是只软弱可爱的小白兔,于是可鸭趁机抛出了一个略微靠谱、却远低于之前四方协议的价格一举拿下了《真相》的线上播映权,同时指定排挤出了喵风,直接断了喵风潜在的觊觎,钟雨信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快狠准,就是梁丘翼也有些措手不及。

    梁丘翼既然决定狙击可鸭,当然不会打没有把握的仗,他从观察到《真相》给竹子视频带来的话题和流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砸钱去买悬疑本,别管好的坏的,先拍个几十部再说,悬疑片只要别像《追疑》那么个阵容,本身成本都不高,时间紧,喵风可以说把圈内搞悬疑的中小制作者都一网打尽了,特别是很多原本上不了院线、没钱的小制作者。

    除了这些中小制作者,还有一些原本在拍摄中的悬疑片,喵风也积极跟进,催促剪辑并且购买了独家线上播映权,喵风打钱痛快,让签保密协议自然全部签了;其中,也有几个本来就要上院线的拒绝了喵风的提议,毕竟,再怎么着,线上时间不能和院线冲突,线上播映权和院线二选一的时候,喵风给的钱再怎么也很难和院线相比,再者说,《真相》的票房在那儿,已经要下线,《追疑》也快要下线,大家都看好这个空档,相信悬疑题材一定能接着火一把。

    这些消息最多也只是小圈子里传一传,没能透出来,确实是让钟雨信完全没想到。

    随后,喵风抢在可鸭正式开始上线宣传《真相》之前,利用夜晚黄金时段的流量猛然砸了一波宣传,喵风视频“悬疑大播映”计划,口号响亮、声势浩大,才有了孙晓博看到喵风视频上那一屏幕的各式悬疑,不少就是直接对标《真相》而来。

    最让可鸭觉得恶心的是,喵风居然特么连话题都复制粘贴了《真相》,叙事上的重重反转、剧情紧张激烈、经费紧张的小趣事……

    钟雨信一看这架势,几乎是连夜去找的霍琅商量能否提前上线播映,否则,话题被这么炒上十来天,别的不说,喵风上面那些悬疑全特么还免费的,流量都让喵风收割了,可鸭跟在后面吃灰吗?

    院线和互联网播映的时间间隔,这是星影和一粒尘埃的约定,涉及到星寰,对于钟雨信反而不是事,连夜去找的星寰,才知道秦宏恺现在并不分管互联网这一口的对接了,在严峥那儿,商量起来更方便,严峥原本就管着星影!

    如此这般到了凌晨,可鸭和喵风在网上已经撕得血雨腥风,《真相》自从上了院线,和《追疑》一起,热度还没完全下去,现在说着互联网上要开播,无数网友已经一头扎进喵风视频的悬疑大播映里,发现和竹子视频上的《真相》预告片不一样的时候,悬疑片的钩子都已经吃了下去,只能硬着头皮看了下来。

    也有不少看过预告片的冲到竹子视频的《真相》讨论版上去询问,被真正到院线看过《真相》的人科普了一脸:“那是假冒伪劣的!《真相》才不是那样的!”“呸呸呸,《真相》才不是那种粗制滥造的片子!”“那个反转太生硬了,《真相》里面可是所有线索都摆在你眼前的……”“你们可以自己去看预告片啊,真的太不一样了!”“垃圾假冒伪劣,毁我真爱!”

    这种解释真是费劲,直到有人说了一句:“卧槽,大哥你眼神有没有问题!女主角都长得不一样!”

    可鸭的运营团队将近一百号人,比竹子视频强大得太多,这种大战关头,全部都在电脑前熬着大夜,整整一个组的人在网上盯着舆情动向,针对喵风每一条热度上扬的宣传点都要马上组织反击,不断在舆论上去澄清,真正的《真相》是在可鸭,不在喵风,喵风那都是冒牌的。

    但这种事,一时间怎么说得清?就整个网络的庞大流量而言,看过《真相》的毕竟是少数,能有这个能力区分得清的,也是少数,更何况,喵风的运营也不是吃素的。

    大凌晨的,全靠咖啡和意志撑着,突然就有个运营蹦了起来:“卧槽!老子知道怎么反击了!”

    困顿中,无数熊猫眼迟钝地看过来,这个运营通红双眼一脸兴奋:“啊啊啊啊啊,早该想到的!颜苏苏那张脸啊啊啊啊!”

    整个小组的人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个运营打开P图软件,反手就是一个对比图发到工作群,所有人登时都清醒了:卧槽,真的傻逼了,之前解释了那么多真的假的,什么剧情,什么制作,其实就一句话,假的女主角都没有真的女主角好看,完事儿!

    毕竟,颜值的对比……它是如此鲜明惨烈。

    那张海报对比图上,即使渣像素都盖不住颜苏苏那张面孔的黄金分割比例,在网络上,这比任何宣传点都要有冲击力。

    所有组员手忙脚乱:“快快快!准备素材!准备文案!”

    组长第一个冷静下来:“先别慌,既然决定用颜苏苏反击,这个牌不能轻易打出去,我去找老大。”

    接着,天还没亮,可鸭的摄影专业团队已经堵在了一粒尘埃门口,他们肩负这次撕烂喵风的伟大使命而来,凌晨的寒意也挡不住杀气腾腾。

    不光是为了钱啊KPI之类的,实在是两边团队已经撕出了真火,这种近身肉搏里面,很容易就撕出同仇敌忾的氛围,更何况,喵风的手段确实不怎么光明。

    然后,就发现,整个一粒尘埃,除了他们老总,还有一只猫,妈的连个人都没有。

    不是,你们传统行业这么没有战斗精神的吗?

    霍琅却一边忙碌地处理着手头的各种流程,听了他们的来意,很淡定地说:“你们先做,八点半她应该就会过来了。”

    可鸭领头的急了:“霍总,我们可是立了军令状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中午就要上映了,趁着人少,一定要在上映前把风向给拧过来,不能让喵风翻身,万一颜小姐睡过头,这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霍琅却从容道:“她作息很规律,十一点半准时入睡、七点半自然醒,八点半会到公司,除了拍戏,没一天晚到过一分钟,你们先坐着休息一下吧。”

    可鸭全体:……

    这特么地是在说个女明星?

    听起来怎么更像那种行业大佬,还得是上了年纪在养生、或者出身军旅严于律己的那种……

    但再怎么焦灼、不安,随着一粒尘埃的人一个个抵达,配合着可鸭的临时计划忙得团团转,这队人再怎么心急如焚也不能再去打扰友军了。

    颜苏苏就是在八点半,呃,因为着急那一半答案,还提前了两分钟到的公司。

    立刻被霍琅支给了急得嗷嗷叫的这队人马。

    可鸭的宣传点踩得极准,喵风平台上,播放量最高的八个女主悬疑片,海报全部被扒了下来,看似粗糙、实则仔细地P了一个九宫格,中间是颜苏苏,鼠标写了个“真”,其他八个,鼠标写了八个“假”,一个真真假假.jpg的表情包以网友上传的方式扔到了社交网络,大V转发、各种流量加持,在工作日的早上这种不科学的时间点,让无数工作党喷了咖啡,再次火爆。

    然后可鸭视频紧接着上传了颜苏苏的最新海报,标题是——您的眼睛看到的,才是真的颜值,真的真相。

    宣传点就主打颜苏苏那张脸了……这个宣传点,真是无f**k说,让喵风的人,从上到下,全部爆了粗。

    因为太无法反驳了,颜苏苏出演《幻海录》的时候,就有那种颜值鉴定的大V对她的脸进行过全方位的解析,黄金分割比例,360度全无死角,在这个颜值至上的年代、看图说话的年代,这是最不容质疑、最无法反驳的澄清。

    别的,你扯什么剧情、什么逻辑、什么制作人……这都很容易混淆过去。

    这张脸,你怎么混淆?

    把别的片子女主角P成这样?估计再加工资,美工也干不下来。

    这个图一出,硬是在可鸭、喵风撕叉的帖子底下开辟了一片新的景象,那些帖子底下,网友都在回复真假花瓶.jpg的自制表情包,大早上的开始玩梗。

    可鸭的团队趁胜追击,喵风视频那些悬疑片的评论区不让发图,可鸭的运营团队直接回复文字带节奏:“花瓶都看不下去了.jpg”“真假花瓶f”

    直到11点多,全网,喵风运营团队彻底沉寂了下来,一夜未眠的可鸭简直爆出了欢呼,蹲守在一粒尘埃的这位摄影团队更是尖叫着拥抱,然后全部冲向颜苏苏,颜苏苏一脸懵逼地迅速躲到了霍琅办公桌后面,警惕地看向这群突然疯起来的人。

    领头的人讪讪地说:“我们就是太高兴了,完成了目标,把喵风给踩了下去,所以想好好谢谢苏苏,没有别的意思。”

    霍琅倒是没什么:“不客气,应该的,回头请钟总按照合同结账就好。”

    可鸭全体:……

    颜苏苏有点迷茫,咦?她只是拍了些照片和视频呀,难道还能影响局面?

    她现在正在努力学习,于是小声询问:“我没有做什么呀?”

    可鸭的人完成了任务,还带着点熬夜的兴奋,他们是互联网团队,不说颜苏苏(的脸)帮了一个多么大的忙,就是刚刚拍摄过程中,他们火急火燎,颜苏苏的配合度都让整个拍摄进度进展非常快,而且……她还长得这么好看!

    她这样一问,大家都七嘴八舌给她说了来龙去脉,还不时掏出手机,给她看她自己的表情包,颜苏苏的神情有点复杂。

    对于当今互联网公众的认知水准,颜苏苏若有所思,大家可能很难从文字里面提取信息,全靠图片了。

    所以……颜苏苏认真看着自己的脸和其他八张脸,因为自己的碰巧在公众那里更有辨识度?

    原本的提升颜值计划,突然就有了更重大的意义。

    可鸭的人要签名的、要合影的,颜苏苏都一一答应,最后这群一夜没睡还兴奋不已、要回去和小伙伴炫耀的家伙才满足地离开了一粒尘埃。

    颜苏苏换了衣服,坐了下来休息的时候,霍琅那边依旧非常忙碌,好像不只是配合可鸭,一粒尘埃这边结合《真相》的线上宣传本身就有一系列计划,只是可鸭的人一走,孙晓博、娄禹他们都在霍琅办公室里,外面又空了下来。

    颜苏苏那一半答案又没有机会问了,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猫委屈地过来喵了一声,颜苏苏连忙抱起来撸了一会儿,小小安抚了一下,今天人来人往,它也不知道躲在哪里,估计有点不安。

    有人叩了叩门,颜苏苏一转头,来人穿着普通的休闲装,手里拎着什么东西,颜苏苏正要礼貌询问,然后,她撸猫的手都顿了顿,有点惊讶:“宋总?”

    宋建瓴脚上踩着一双运动鞋走了进来,就像那种刚刚去公园遛完弯的老大爷:“还在忙啊。”

    颜苏苏连忙道:“我去叫老板。”

    宋建瓴把手上的超大食盒放在桌上,颜苏苏瞬间明白:“我马上叫老板出来吃饭!”

    啊啊啊啊!老板真好命!居然有愿意送饭的爸爸!没准大家端着外卖可以蹭点!

    宋建瓴坐下道:“算了,等等他吧。小姑娘吃饭了吗?也不知道他得忙到什么时候,你要不……”

    颜苏苏可不好意思,这么忙的爸爸给这么忙的儿子送饭,她连忙摇头:“谢谢宋总,我们点了外卖的。”

    宋建瓴笑道:“他昨天回家回得晚,天都没亮又走了,我就来看看。”

    颜苏苏觉得这会儿的宋总和那天的宋总又很不一样,不由自主解释道:“昨天老板带我去观察室学习……今天中午《真相》要开始线上播映,凌晨出了点问题……老板可能还要忙一会儿,要不我还是去叫叫他吧。”

    宋建瓴眼中意味又不相同,他今天穿得家常,和颜苏苏一长一短的聊天似乎也很随意:“今天要线上播映?那他可有得忙了。”

    宋建瓴这样的人物,知道得当然更多,点评互联网又是另外一种姿态,颜苏苏不由听得聚精会神,不时还顺着宋建瓴的话提些问题,然后,宋建瓴很快就知道了颜苏苏要拍《江河风云》,正在观摩……霍琅,再然后,他名正言顺地翻了翻颜苏苏的观摩笔记,还能点评几句:“这么抠门么?这绝对不像我。”

    颜苏苏认真地看了宋建瓴一眼,随即在观摩笔记上认真标注一句:“遗传因素?×”

    宋建瓴也在思索:“他在国外这些年,我给他卡上打的钱应该够啊……”

    成长环境?×

    不过,颜苏苏昨天也有观摩到积极的一面:“恩,不过我觉得老板还是很喜欢这个行业的!”

    她大致复述了一遍霍琅的话:“……好的作品,可能真的能影响一个时代。”

    宋建瓴表情有些感伤,颜苏苏不明所以,宋建瓴笑道:“我小时候第一次带他去观察室的时候给他说过的,这么些年,他喜欢的东西都变了很多,小时候喜欢的,现在也不爱了……我以为他已经忘记啦。他小的时候,星寰才成立,我总是很忙,为数不多几次陪着他,还有公务,后来他长大了……家里又发生了很多事,他那么多年一直不愿意回来,我甚至一直以为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宋建瓴的语气很遗憾,颜苏苏却睁大了眼睛道:“没有什么吧,您是为了工作呀……虽然也会羡慕别人家爸爸妈妈带着去游乐园,但是,只要搞定了成绩,自己想买什么书就买什么书,想做什么实验就做实验,想去参加夏令营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会有人念叨每天要做什么……还是蛮快乐的吧!”

    看到宋建瓴诧异的眼神,颜苏苏才小声道:“……呃,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还是要多陪伴。”

    宋建瓴看着颜苏苏,却不由询问:“这样长大,不会记恨父母吗?”

    颜苏苏想了想,口气不是很确定:“应该没有吧……”然后她小声补充了一句:“就是偶尔很想让他们失业……小孩子的想法啦!”

    所以,老板要收购星寰的股票、借着打赌想上位,难道是这个原因?!

    这一刻,颜苏苏突然就觉得理解了老板的脑回路。

    宋建瓴看着颜苏苏,忽然羡慕,这一样是个父母陪伴很少的孩子,心里却没有任何阴霾:“你是个好孩子,只是阿琅……他母亲过世,对他影响很大。”

    颜苏苏微微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并不知道老板家里的事情。原来,老板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吗?

    想到那段时间的混乱,宋建瓴眼神中犹有痛惜:“他那个时候,脾气倔得不得了,一个人改了名字、出了国,在国外吃了不少苦。”他慈祥地看着颜苏苏:“所以,他有的时候也许不太愿意把自己真正的想法说出来。”

    颜苏苏捏着自己的观摩笔记,突然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是观摩,但总觉得似乎今天知道的,超出了某个界限。

    办公室里,欢呼的声音响了起来:“看!点映破十万了!苏苏那张脸,真的太厉害了!”

    突然被cue到的颜苏苏:?

    宋建瓴看了看一脸懵然的颜苏苏,笑着问道:“苏苏喜欢拍戏吗?”

    颜苏苏想了想:“之前没有很喜欢,”毕竟是个莫得感情赚科研经费的机器嘛:“……不过,以后会努力试着喜欢的!”

    就算是为了那么多喜欢故事的观众,也会努力的。

    宋建瓴不由哈哈笑了起来。

    而给出这个回答的颜苏苏,并不知道自己和多少科研经费擦肩而过。

    下一瞬间,仿佛为了印证宋建瓴那句意味深长的“那可有得忙了”的判断,办公室里的欢呼突然安静下来,然后是孙晓博的暴跳如雷:“这TM太不要脸了吧!”

    线上播映最大的死穴是什么?

    不是授权之争,不是撕逼大战,甚至都不是假冒伪劣……而是盗版。

    12点正式上映,不到半个小时,盗版资源已经满天飞。

    可鸭那头已经疯了,砸了这么多资源!

    霍琅这边,昨天负责剪辑修改的娄禹、清晨就过来忙碌的孙晓博、帮着应付场面的裴芳……没有一个人脸色好看的。

    霍琅却站了起来,拍了拍孙晓博的肩膀:“别这么着急上火,先吃饭吧。”

    孙晓博要疯:“这比假冒伪劣还过分,那是偷,这就是明抢了!老霍,这口气我死也咽不下去!”

    大家都看着霍琅,他叹了口气,朝门外喊到:“苏苏,你这两天准备一下,参加个综艺吧。”

    大家:???

    颜苏苏:???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2-2423:59:10~2020-02-2523:59: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择瑾、person、芝麻馅团团子、三古三圣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夏雪的云27瓶;3234371220瓶;可爱.10瓶;悠然南亭8瓶;我是婷葶、cf5瓶;团团圆圆、恰柠檬、淡言、蜜妍-南川-议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