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其他小说> 医品天成> 第124章 师徒

第124章 师徒

    “前辈!”

    一进屋,顾君宁果然看到明崖老人歪在榻上闭目假寐。

    他闻声抬起头,揉了揉支着脑袋的胳膊肘,看清来人的面孔后,神情舒缓了些许。

    龙八将他软禁在这间屋子里,虽然好吃好喝供着,但以他的脾气个性,哪受得了这份闲气?

    明崖老人冷脸将服侍的下人轰走,就等着看看主人家到底要怎么收场。

    一见来的是顾家的小姑娘,他心里的火气也小了下去。

    “是你啊,小丫头,你怎么会……”

    下一瞬,龙八大步走进屋。

    明崖老人的脸又黑了。

    “丫头,这厮将你也掳来了?”

    龙八冷哼一声道:“老头,你和顾小大夫很熟么?少在小爷面前套近乎。”

    顾君宁哭笑不得,还没开口,就被龙八截住话头。

    “顾君宁,就是他!”

    他兴冲冲地指着明崖老人,嚷嚷道:“他说我祖母没救了,还说什么愚顽什么心肝毛病。你上次可不是这样说的。”

    “上次?”明崖老人瞥了她一眼,低声道,“你给他家老太太看过病?”

    顾君宁点点头。

    龙八得意洋洋地一叉腰,盯着老人道:“我告诉你,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看病。顾小大夫来了,我看你还怎么编。”

    明崖老人没有理会龙八的挑衅,反而一脸痛惜地望着顾君宁。

    那神情,好似在斥责她的不对,又好似在同情什么。

    “小姑娘啊,你不该……”

    他摇了摇头,捻着齐胸白须,幽幽叹道:“你是顾家的人,你最不该。”

    不该给孟氏看病?

    顾君宁心中动了动,隐约想到什么。

    龙八听了这话,当场又炸毛了。

    “喂!你休要挑拨我们的关系。”

    他生怕顾君宁不承认,忙将小小的人儿看牢,大着嗓门补充道:“我和顾君宁,天下第一好。”

    好个屁。

    顾君宁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龙八,你先出去。”

    “为什么!”

    “我们大夫和大夫说话,哪有你一个外行插嘴的份?”

    龙八瘪瘪嘴,心不甘情不愿,低头假装在看脚尖。

    明崖老人脸色阴晴不定,索性支着脑袋,重新闭眼养起精神来。

    见状,顾君宁催促道:“你不懂医理,留下来也听不懂,平白惹老先生不快。我来和老前辈谈谈,你出去。”

    他委屈地望着她,见她一脸坚定,只得沮丧地“嗷”了一声。

    “小爷这是给我家顾小大夫面子。”

    龙八一走,顾君宁忙向明崖老人行礼赔罪。

    “前辈受委屈了。”

    明崖老人懒洋洋地掀起眼皮,斜斜扫了她一眼,不悦道:“说吧,你怎么治的。”

    他对顾君宁给孟氏看病的事耿耿于怀。

    虽然不知是何缘故,但她已察觉到老人对孟氏的敌意。

    敌人的敌人……

    她便耐着性子,将她的诊断结果和药方一一和明崖老人说了。

    内行之间,无需将话说破。

    那层窗户纸谁也没捅破,但明崖老人眼睛渐渐亮了起来,看向顾君宁的目光也少了几分责备。

    “好,那就好。”明崖老人捻须点头道,“你若是将她治好了,便不是顾家的好孩子。”

    顾君宁心中一惊。

    难道他知道顾家和孟氏的恩怨?

    她忍不住问道:“恕晚辈多嘴,敢问前辈和这位龙府主母,是否过去有怨?”

    明崖老人摇头道:“非也,非也。老朽久居江南,这是头一回来京城。”

    江南啊。

    她前世走遍大江南北,人生中最后几年,便是在江南度过的。

    那是她一生中最喜欢的地方。

    顾君宁眼神一软,笑道:“前人诗云,‘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京城风云诡谲,的确不如江南好。”

    明崖老人的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如江南……这句话,我师父也说过。没想到,五十年了,我竟能……”

    年逾六旬的老者一时难以自持,声音里带了些微哽咽。

    师父?

    顾君宁心尖一颤,脑子里突然浮起一个大胆的猜想。

    她还未进一步试探,只听明崖老人无奈笑道:“我也不瞒你了。我师父不喜姓孟的人,我一生行医,救人无数,但唯独姓孟之人不治。”

    “这位孟老夫人,”他从鼻孔里迸出一生不屑的冷哼,“拿金山银山当诊金,我也不治。”

    末了,他还不忘嘱咐顾君宁,“小丫头,你也别给她治。”

    顾君宁愣了愣,嘴里发干,犹豫地问道:“晚辈冒昧,久仰前辈大名多时,不知老先生师从何人,尊师可是……”

    京城人士?

    明崖老人沟壑纵横的面容上流露出无尽的尊崇和怀念。

    他爬下榻,理好衣衫,神情一凛,正色道:“家师说过,在我学有所成之前,不许我在外面提她老人家的名讳。”

    “师父她……”他苦苦一笑道,“拜师时她说,非要拜师的是我,我这个蠢徒儿,她原本不想收的。”

    “她一生只收一徒,虽然收了我,但以后出去,千万别说是她徒弟……”

    顾君宁心中一震,如遭雷击。

    这席话,不是她前世对唯一的徒弟商陆说过的吗?

    她当时并不想带着个拖油瓶四处游医,实在拗不过这个倔强的娃,才勉强点头答应收他为徒。

    即便如此,她心生促狭,信口说了这通胡话,全然没往心里去。

    前世,收到顾珣的书信后,她匆匆收拾行囊赶回京城,不愿让徒弟陪自己奔波,就将相依为命的小徒弟留在江南。

    眼前这个人……就是她前世的徒弟吗?

    顾君宁鼻子一酸,目光缓缓落在他花白的头发上。

    然后是皱纹横生的额头,隐隐泛红的眼睛……

    她的小徒弟,长大了。

    明崖老人闭上眼,长叹一口气,苦笑道:“天下名医,唯京城顾家马首是瞻。小丫头,你曾祖顾遐龄顾老先生,才是真正的医家圣手。”

    “至于我师父,唉,我资质平庸,不知穷尽一生上下求索,可否等得到她认我这个徒弟?”

    他说得极慢,郑重恭敬,语气里透着无限哀思。

    顾君宁背过身,揩了揩眼角,“前辈若是不嫌我愚钝,可否留在京城,授我医术,多加提点?”

    明崖老人微微一惊,很快笑着摇头。

    “我后日便要回江南。”

    “等师父回来,考我医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