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笔趣阁小说> 修真小说> 求魔> 第1298章 卑贱

第1298章 卑贱

    A ,最快更新求魔最新章节!

    苏铭的声音回荡苍穹,在这天地间如雷霆轰鸣,传遍方,让此地近百万修士个个心神被强烈的震动,甚至在他们的感觉,如今的这种心神震动仿佛地动山摇般,不但身体摇晃,更是连同体内的修为也都瞬间散乱,根本就无法凝聚在起。()

    口口鲜血喷出,百万修士,在这瞬,齐齐喷出鲜血,使得那血腥味瞬间就浓郁到了极致,更是让这古树的树叶,似乎也都出现了红斑。

    在这百万冥皇真界修士感受,这刻的痛苦,甚至超出了之前因这真界意志嘶吼而形成的镇压,那种全身要撕裂开来,修为要爆体而出的剧痛,使得凄厉的惨叫在这刹那猛的回旋开来。

    三十六冥将,如今全部在此地,这三十六人修为从缘境至生境不等,但无论什么修为,这刻都是面色苍白神色露出骇然。

    还有那冥王,这人坐在靠近殿的位置,正含笑看着轩尊,此刻在耳边回荡苏铭的声音的瞬间,被这突然的变故立刻撼动了魂,全身不受控制的颤,心神似被股意志强烈的压制,让他们仿佛呼吸都苦难起来,即便是灭境修为,在此刻也如同面临浩劫时无助的凡人样。

    还有那冥皇,此刻面色惨白,右手死死的扣住下方的古树树叶,耳边嗡鸣不断,时之间听不到四周的任何声响。

    相比于他们,此界轩尊那里稍好些,但也嘴角溢出鲜血。身子蹬蹬蹬退后几步,抬头时他神色上以狰狞掩饰了惊骇,猛的看向远处凭空从虚无走出的……苏铭!

    身白衣如云飘逸,头长发洒墨披散。神色淡然,双目内露出看透沧桑岁月的平静如水,整个人如同从画走出,宛如脱尘。

    在看到苏铭的瞬。苏轩衣双眼精芒毕露,杀机刹那就达到了巅峰,死死的盯着苏铭,呼吸都顷刻急促起来,对于苏铭的恨,苏轩衣已经刻骨铭心,这恨要来源于二人对道晨真界的夺舍,当初的夺舍,苏轩衣败退。他准备了多年的计划付之东流。这对他的打击不小。

    若是旁人与他争夺道倒还好些。可苏铭与他争夺,此事苏轩衣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当年那个只能被他利用。()直至最后完成了对灭生之种的温养,被当成了弃子。甚至还以为自己是其父亲的愚笨少年,最终抢走了属于他苏轩衣的道晨真界。

    在苏轩衣那里看去,苏铭愚笨不已,注定生都是要被自己摆布,要此人生就生,要此人死就必须死,整个人的命运都注定被自己抓在手,随意摆弄。

    不管是乌山也好,神源也罢,还是在道晨宗内,亦或者是最后的三荒缺口,苏铭对苏轩衣而言就是如此,愚笨不已,可以被利用到极致,直至他没有了价值,尤其是在苏轩衣看去,苏铭最后的价值就是温养灭生之种,此事完成后,若非是看在桑那里的不舍,他早就将其灭杀。

    那是蝼蚁般的存在,根本就难以和他苏轩衣的儿子比较,更难以去与自己作对,那是奴,而他苏轩衣则是!

    尤其是这苏铭当初极为可笑的来质问自己,问他为什么要将雨萱送走时,苏轩衣不管当时的神色是怎样,但他内心真正的思绪,却是冷笑与讥讽。

    雨萱是他苏轩衣温养灭生之种的第二个人,更是他为其子亲自选择的道侣,那苏铭卑贱的身份,也敢去染指!!

    在苏轩衣看来,苏铭尽管也是塑冥族,但注定是族奴,配不上他为自己亲子选择的道侣。

    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言可决定苏铭生死,这种感觉在苏轩衣身上存在了很久,以至于他即便是枭雄般的性格,也无法接受在夺舍道晨真界时,苏铭突然的出现,且将自己击退,使得苏轩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铭用自己多年来的准备去完美的夺舍了道晨真界。

    此事,是苏轩衣内心如撕裂般的痛,始终无法愈合,也不能愈合,那道晨真界,他本是要在自己夺舍后,传承给他的儿子,作为他们塑冥族崛起的根基。

    可这切,都被眼前这个卑贱的奴子给抢走,这种恨,让苏轩衣看到苏铭,立刻杀机滔天。

    他冷哼端坐在那里,虽说杀机滔天,但苏轩衣的性格绝非冲动之人,苏铭能出现在这里,在他看来必定是墨桑暗布置,但这苏铭既然敢来,想必是有些依仗之处。

    “此地有我在,有我爱子在,有晨皇在,此子……能翻起什么浪!”他不知道苏铭去过桑相界,否则的话,此刻必定是另种神色。

    几乎就是苏轩衣冷笑看向苏铭的瞬,他旁边的炎裴晨皇,原本傲然的神情,在这瞬猛的起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变化之剧烈,让炎裴晨皇身子轻轻颤,甚至呼吸都瞬间急促了些,双目收缩之下,露出股骇然与强烈至极的惊恐,让他头皮发麻险些下意识的就要立刻站起逃遁。

    他身子的轻颤,顿时引起了苏轩衣的诧异,在苏轩衣看来时,炎裴晨皇的神情已经恢复,他的惊恐骇然,已经被从容掩盖,以他的修为,这世间能让他如此畏惧之人屈指可数,苏铭正是其,故而才会在看到苏铭,且听到苏铭话语时被惊骇,几个月前道晨真界的幕,苏铭已经将这炎裴晨皇彻彻底底的震慑住。

    没有理会苏轩衣看来的目光,炎裴双眼紧紧的盯着苏铭,之前苏铭声音传来时,他就觉得有些耳熟,当苏铭的身影显露出来时,炎裴晨皇心神猛的震动,他虽说从未看到过苏铭的样子,但那声音……他这辈子都绝不会忘记。

    那如噩梦般的声音,那种翻手可决自己生死的声音,那第九峰外,哪怕是现在想起也都后怕的幕幕,让炎裴晨皇瞬间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正是当初在九峰宗门外那个可怕的,让他自身惊恐至极的老怪!!

    “是他!!就是他!!”炎裴晨皇内心有个声音在嘶吼,他的头发越加的发麻,甚至手脚都瞬间冰冷,但神色上却不露丝毫,只是其内心已经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惊涛骇浪。

    “该死的,我已经离开了道晨真界,我已经限制了所有暗晨逆圣之修不要招惹第九峰,我甚至……甚至都没有再踏入道晨真界半步,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是追杀到了这里,我……我……”炎裴晨皇面色隐隐苍白,他的脑海瞬间浮现无数念头,但每个念头都在浮现的瞬,都在想起了苏铭的可怕的修为后,立刻粉碎。

    炎裴晨皇的种种表现,外人看不真切,在苏轩衣那里看去,他看到的是炎裴神色不喜,皱起的眉头似乎表达了些对此事的不满。

    “让晨皇人见笑了,此人是苏某的位卑贱的奴子,今日来坏我子嗣好的日子,必叫此人血溅当场!”苏轩衣寒声开口时,转头冷冷的看向苏铭。

    他不知道,他的这番话,在炎裴晨皇那里掀起了更为强烈的风暴,这种强烈的程度甚至超越了炎裴看到苏铭突然到来,险些将炎裴晨皇震撼的神色变直接站起。

    “你……你说他……他是你的奴子?”炎裴晨皇内心浪滔天,嗡鸣有些思绪不了此事的样子。

    “曾经是,苏某怜其卑贱的出身,赐予奴子身份,但此子不知好歹,恩将仇报,坏我好事!”苏轩衣目杀机更浓。

    炎裴身子颤,看向苏轩衣的目光里隐藏了古怪,但同时内心却也松了口气,暗道这恐怖的老怪此番原来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找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苏轩衣。

    “他卑贱……呃……他若是卑贱,他奶奶的我就从来没见过比他还尊贵的人了,若他还卑贱的话,那我算什么,整个暗晨逆圣,又谁敢说比他尊贵?

    就算是我,若非是害怕此人杀机起,都想要去拜见番,若能给予些指点,那就是造化!这苏轩衣要不是脑袋坏了就是不知晓真相,竟敢说这位可怕的前辈卑贱,还说是他的奴子……”炎裴晨皇毫不迟疑的立刻站起身,向着旁快速迈去,离开苏轩衣远了些,生怕因自己的座位,让苏铭误会……

    临走时他还不忘要把抓向阿公墨桑,要将墨桑也带走,毕竟他承诺过苏轩衣要亲手将此人灭杀,以他的身份,他是晨皇,他人生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承诺。

    甚至在他内心,对苏轩衣很是同情,暗道显然这苏轩衣不知晓眼前这老怪的可怕,自己要不要提醒下,可若提醒的话他又怕得罪苏铭,但若不提醒,他又觉得这苏轩衣是自己选择的棋子,不好这么看着此人陷入进去,自己应该尽些道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